買貓糧的老婦人

2020-05-19 15:05:32 《故事會》 2020年10期

威廉·布里坦,美國著名童書作家,出版過兩部很受青年歡迎的小說《全球的金錢》和《魔鬼的毛驢》,代表作有《五毛錢的愿望》等。

斯特朗是一個高中科學老師。每天中午十二點十五分,他站在教室窗前,都會看到平德里克小姐準時走過學校門口,去附近的一家食品店買東西。平德里克小姐九十多歲了,她曾經是這所高中的歷史老師,退休后就隱居在鎮子角落的一座小木屋里。她有時會來學校拜訪老友,但不歡迎任何人到她家里去做客。

這個周三的中午,斯特朗卻沒有看到平德里克小姐出現。他擔心她可能生病了,于是,在結束了下午的課程后,斯特朗找到了她家。這是一幢年久失修的房子,斯特朗敲了很久的門,屋里始終沒人應答。最后,他試著扭動門把手,門“嘎吱”一聲開了,屋內一片寂靜,時不時響起老鼠四處逃竄的聲音。

走進客廳,斯特朗就看見了平德里克小姐的尸體躺在地上,她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驚恐,身下那塊破舊的地毯都被拉扯得變了形。

斯特朗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他在廚房的櫥柜里發現了一盒老鼠藥,里面的藥幾乎用光了,洗碗池里放著兩只茶杯和一把茶匙,都已經被清洗干凈了。

接到斯特朗的報警,羅伯茨警長對尸體和房屋進行了調查,之后,他把斯特朗叫到車里談話:“我們問過鄰居,她一直獨居,看起來沒有任何對頭。法醫說她是典型的砷中毒而亡,應該跟那盒鼠藥有關。死亡時間大概是昨天下午。有兩只茶杯,說明她有個訪客?!?/p>

羅伯茨聽斯特朗說了她每天中午的行跡,就開車去了那家食品店。不到十五分鐘,羅伯茨回到車里,沮喪地說:“貓糧!她每天中午都要去買一罐金槍魚味的貓糧罐頭。但是那只貓去哪兒了?”羅伯茨說,他們動用了三十個人,在房屋里外排查了好幾遍,連一只貓的影子也沒看到,屋里甚至沒有任何養過貓的痕跡。

兩天后,羅伯茨登門拜訪斯特朗,請求他協助辦案。平德里克小姐的死轟動了整個鎮子,上級要求羅伯茨在二十四小時內查出真相。

羅伯茨說,斯特朗班里一個叫加里的學生,就是在平德里克死亡當天到訪的訪客。他取出一張小紙條,是學校版報紙的收據,它被壓在尸體旁邊的地毯下面,日期是周二,正是謀殺案發生的那天。這是一張“取消訂閱”的收據,上面有平德里克小姐的名字,最下方還簽著加里的名字。

加里是學校的送報員,每天負責把報紙送到教室,能掙到一點酬勞,但是按理說,他只能在學校范圍內送報,報紙的優惠價僅提供給教職工。

羅伯茨還說,加里左手的手背上有好幾處傷痕,很像是被貓撓的。斯特朗難以相信加里是兇手,羅伯茨說,他正是來邀請斯特朗一起去加里家中探個虛實。

在加里家門口,羅伯茨對加里的母親說明了來訪原因,這時,屋后突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和門開合的聲音,羅伯茨立馬沖了進去。過了一會兒,他就押著加里進了屋。

在斯特朗的詢問下,加里承認,平德里克小姐曾請求過他,于是他破例給她家送報。周二那天,是平德里克小姐讓他去一趟,她想取消訂閱,并把欠了一周的報紙錢補上,于是加里在一節自習課時溜去了她家,并且給她開了張收據。

斯特朗問:“你進屋了嗎,加里?”

加里點點頭說:“那是我第一次進屋,屋里有些嚇人。她給我倒了杯茶,我不想回絕她的好意,就把茶喝了?!?/p>

“你有沒有看到一盒鼠藥?”斯特朗問道。

加里茫然地說:“沒有,斯特朗先生。我們喝完茶,平德里克小姐把錢給了我,我就離開了?!?/p>

羅伯茨拍拍手說:“這故事很精彩,斯特朗。但是,他還沒解釋為什么他的手背上有貓撓過的痕跡?!?/p>

加里望向自己的左手,仿佛是第一次看到那些劃痕,他疑惑地問:“貓?什么貓?”加里解釋說,這是周三那天,他跟一個女生開玩笑,女生急了,用指甲掐他的手背,他縮回手,就留下了這些痕跡。

羅伯茨厭惡地叫道:“我的天哪!你在哪兒編的這個童話故事?如果是女孩兒弄的,那么她叫什么名字?”

加里緊閉著嘴,低頭盯著地板,搖了搖頭。

這時,斯特朗自言自語的聲音響了起來:“鼠藥……鼠藥。嗯,一定是這樣?!?/p>

羅伯茨氣急敗壞地問道:“一定是怎樣?斯特朗?這小子肯定在撒謊!為什么他聽到警察上門撒腿就跑?為什么他不肯說出女孩的名字?因為根本就沒有那個女孩!我告訴你,那是貓撓的。雖然我還沒弄清楚他的動機,但是這些胡編亂造的故事……”

斯特朗冷靜地解釋說,如果按加里所說,他離開平德里克小姐屋子的第二天,發現她被謀殺了,而且這么些年來他是唯一的訪客,他會意識到自己肯定要成為頭號嫌疑人。然后某天晚上,一位警長來到他家,他慌張得想逃走,其實是合理的舉動,這并不因為他是兇手,而是因為他害怕警長認為他就是兇手。

“好吧,或許吧。但是女孩撓他的那件事又作何解釋?”

斯特朗豎起一根手指,攔住了羅伯茨的話頭:“當你像他這么年輕的時候,有沒有過對女孩無理或放肆?如果父母問你,你愿意和他們談論這些事嗎?”

“有幾次吧……我會跟父母說‘不關你的事?!?/p>

“這就是為什么加里不愿說出女孩的名字?!彼固乩收f,“沒錯,加里很害怕,他害怕自己因為給校外的老太太送報紙而丟掉這份工作;他害怕自己會因為逃課而受到責罰;他害怕你懷疑他是殺人兇手……無論如何,我相信他說的都是真話?!?/p>

羅伯茨半信半疑地說:“假如是這樣,但那只貓呢?”

“哦,那只神出鬼沒的貓,我們之所以怎么也找不到它,因為它并不存在?!?/p>

面對羅伯茨難以置信的表情,斯特朗繼續解釋道,證據就是那盒幾乎用完了的鼠藥。如果家里有貓,怎么還用得著鼠藥呢?當他走進平德里克小姐的家中時,他清楚地聽到了老鼠到處亂竄的聲響。所以,對她下毒手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她自己。

斯特朗說,他很了解平德里克小姐,她是個非常自立的女人,她多次說過,害怕有一天要被迫接受施舍。退休后,她做了一些投資,她覺得這些收入加上退休金,她一個人能過得很好。但是后來,或許是投資失敗,她開始難以維持生活,甚至用學校的內部價來買報紙,為了每周省下幾美分。她不允許任何訪客進入,是因為不想讓別人看到她的凄涼處境。而在她決定離去之前,她還記得要取消訂閱和補上欠款,這樣她就不欠任何人的了。

斯特朗揉了揉濕潤的眼睛:“當加里離開她家后,她給自己又倒了一杯茶,混入了鼠藥。然后她清洗了茶杯和茶匙,并非為了銷毀證據,而是習慣成自然……”

羅伯茨低聲說:“我會去檢查一下她的財務狀況,以做最后的確認。不過,還有一件事我不明白,她既然沒有養貓,為什么每天去買貓糧?”

“一罐金槍魚味道的貓罐頭,售價大概是人類食用的金槍魚罐頭的三分之一?!彼固乩收f,“在過去幾年里,這應該是平德里克小姐唯一的營養來源……”

河北十一选五分析软件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河北快3今日推荐号 禾百在线 新疆喜乐彩票开奖 模拟炒股软件 福彩湖北快三开奖 一分赛车六码技巧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规定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一定牛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