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魂

2020-04-03 15:40:50 《上海文學》 2020年4期

無為

1

小條子心急火燎地跑進屋里跪下說:“師父,來了個姓容的禿頭,要請你過去安魂,可他爹還沒咽氣兒?!?/p>

“跪下了就要口稱陰陽爺,說話也要文縐縐地才對,再開口師父長,閉口師父短的,要打爛你嘴巴?!?/p>

“陰陽爺,來了個姓容的請客,在大門外頭候著呢,大黑狗一撲一咬地死活不讓進來,快把狗鐵繩扯斷了?!?/p>

“慌張個球,等我坐了堂,升了帳,你再出門宣他進來?!?/p>

小條子起身從八仙桌上的香案里,抓了香、表紙和火柴急急忙忙地往門外跑,這時候他兜里的手機響了,被陰陽爺從后邊一腳踹了個狗吃屎。

邱陰陽伸了個懶腰,從熱炕上磨磨嘰嘰爬起來,穿戴起了道袍道冠,捋直了下巴上的山羊胡子,手中執起白馬鬃做的拂塵,正襟危坐在一把老得掉了牙的官帽椅上,開始微閉雙目,嘴里嗚嗚啦啦地念起經文來。

外邊下著小雪,冷風吹得人牙齒打顫。小條子出門引請客進了院里,朝邱陰陽住的上房下了三次跪,磕了三次頭,燃了三炷香,燒了三張表,才領他進了屋。這請客三十多歲,頭頂上有幾大片頭皮沒頭發。他跪在邱陰陽面前,說自己是三十里外的隴莊塬上人,兄弟

排行老六。家中老父七十有三,臥炕幾年,人瘦成了一把干柴,最近不進茶飯,沒了脈相,可就咽不了那一口氣兒,盡受活罪。兒女們就想請陰陽爺給算下陽壽,早些送走,早享福早脫生。他邊說話邊上香燒表。

“啊呀呀呀呀——”

邱陰陽聽完后,突然一聲吼叫,神態如秦腔大戲里的銅錘花臉,嘴巴大張,腦袋左右亂晃,眼睛睜得跟牛蛋似的,嚇得跪在地上的請客,哆嗦著直往后退縮。小條子過去扒他耳朵跟前悄悄說,陰陽爺要下陰曹地府向閻王爺報告你說的事情去了,他才鎮靜下來。

邱陰陽啊呀完了,就抓起一條響木,在黑乎乎的八仙桌上“咣咣”敲了兩下,把手中的拂塵往前一揚,銀灰色的馬鬃毛在請客的禿頭上掃了兩掃,而后開始在椅子上盤腿打坐閉目養神了。小條子牽過請客的手,繼續燃香燒表。約一鍋煙工夫,邱陰陽又是一通啊呀喊叫和敲打桌子,拂塵在請客的禿頭上又掃了幾圈,才睜眼開口說話了。

“爾父陽壽早滿,魂魄已入地府千日,只留人皮于人世。不日眾小鬼上門收其皮囊回陰曹赴命,路途崎嶇,盤纏甚多,連帶喪事做法念咒洗脫罪孽諸事,孝敬閻王陽幣一萬元,邱氏陰陽代為受理,吃食煙茶不算——”

禿頭請客聽得愣頭愣腦,小條子在一旁給翻譯說:“閻王爺讓我們陰陽爺去勸說勸說,你爹他老人家也就走了。接送的鬼神太辛苦,閻王讓收一萬元,由我們陰陽爺代領,吃的喝的就不算賬了?!甭犆靼缀?,請客禿亮的腦門上立刻滲出了一片汗珠子。他猶豫了一下,說是只要能送他爹走,給閻王爺的孝敬錢一定少不了。說完又磕了三個頭,起身耷拉著腦袋袖著兩手出門回家去了。

“陰陽爺,你膽子有些大,人沒死就敢去安魂?!毙l子送走請客后,回來慌里慌張地說。

“沒人時要叫師父,再弄錯打爛你個碎(?。┢ü??!鼻耜庩栆呀浱缮狭藷峥?,執起了他的長桿煙鍋,就等小條子給他裝煙絲點火。

“師父,我們去了,那個快死的老漢不咽氣兒怎辦,收不來一萬元,還爛了閻王爺的面?!?/p>

“富貴險中求,舍不得娃娃套不住狼?!?/p>

“師父你要舍哪個娃,套哪個狼?”

“舍你個多嘴的娃,套那個禿頭的狼?!?/p>

小條子就低著頭悄悄出了門,邱陰陽又斜歪著腦袋,裹緊身上的被子,睡他的大頭覺了。

邱陰陽是我們鄉下一個干癟老頭兒,下巴上的山羊胡子白了一半兒。小條子是個失學的娃娃,嘴唇上的汗毛還沒長出來。

2

第二天一大早,邱陰陽就帶著弟子們朝隴莊塬上進發了。

陰陽能安魂捉鬼降妖,還能看風水算命。這行當在我們隴東鄉下是世代家傳的。出門用的是道士行頭,拿的是道家作派。誰家有喪事和遷墳動土或鬼魔附體的事情,他們的生意就來了。

隴東的初冬很冷。他們出門坐拖拉機,師徒七人擠在敝開的拖廂里,土路凸凹不平,邱陰陽肚子里的一壺釅茶,和三個火烤的白面花卷,都被拖拉機晃悠得吐了出來。離村三里的岔路口上有人迎接,就都跳下拖廂,穿戴上了道袍道冠。大弟子走在最前邊,左手持一面陰陽太極照妖鏡,右手握三尺桃木斬妖劍,二三四五弟子分兩排跟進,手持鐘、鈴、鈸、鑼等響器,邁著八字步前行。邱陰陽被迎接的村民抬在了一臺黑乎乎的木轎上,一手捋山羊胡子,一手持拂塵,仰面朝天,神氣十足。小條子穿著褲腳短袖口長的道袍,歪戴著道冠,手提著長桿煙鍋,隨侍在旁邊。這煙鍋玉嘴鐵桿銅頭,掄起來能打走一群惡狗。道士們耳朵嘴巴上都掛著耳機話筒,一路上嘴里低吟高唱,手上叮叮當當。邱陰陽坐的轎子是年節時候抬神像用的,八個人抬著,威風八面。再后邊是一對嗚嗚啦啦的嗩吶,和一群看熱鬧的村民。

進了容家院里,大弟子舉鏡執劍照四處砍,眾弟子念降妖鎮魔咒語,聲音宏亮沖天。邱陰陽被人扶下轎后,執拂塵撫胡須邁八字步向容老漢的臥房走去。屋里容老漢躺在炕上,形如一段枯木,一只手背上插著吊瓶針頭,老伴和子女們都守在跟前。

邱陰陽進門后,眼睛在屋里瞟了一圈兒,眼珠子往容老漢身上凸了三凸,“吭吭”清了兩聲嗓子,弟子們手上的響器就響出了節拍,他就咧開嘴巴,陰陽怪氣地念叨了起來,聽著像唱又像哭。詞兒是臨場發揮的,我們隴東鄉下管這叫唱安魂曲。陰陽安魂水平的高下,主要體現在唱這個曲曲兒上。

容老漢呀,他容爺,

你的命真苦唉嗨哪!

陽壽滿了整三年喲,

陽罪多受了一千天,

嗨喲,那個一千天。

孝兒孝女不放你手,

你說是走還是不走。

睜開眼睛你說話呀,

嗨喲說話呀他容爺。

陽世的兒女都能過,

三頓飽飯,一面熱炕,

種地有牛,倉里有糧,

有糧呀,他的個容爺。

早去陰間兩兒郎,

討吃要飯多少年。

孤魂野鬼過日月,

沒吃沒穿沒住沒媳婦呀,

他的個他容爺。

奈何橋邊盼爹娘,

眼淚哭干多少次。

你還忍心就這么睡著呀,

他的個他的個他容爺!

邱陰陽剛一落聲,容老漢的老伴兒就哇哇大哭了起來。容老漢是有兩個兒子沒長成人就夭折了,一個病死了,一個被餓狼叼上跑了。窗外看熱鬧的人,都驚嘆這個陰陽真神奇,能知道這些事情。老伴兒抹著眼淚說:“快走吧,別再受陽罪了,陰間兩個娃等你著哩?!闭f著就把容老漢手背上的針頭拔了扔到一邊。邱陰陽一甩拂塵轉身朝門外走,眾弟子跟隨魚貫而出。有個師兄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小條子伸手戳了他屁股一煙鍋頭,這是師父交給他的權力。

歇息的地方安排到了容老漢兄弟家,與容老漢家隔一面墻。邱陰陽進了上房,小條子就飛快地在房門上框貼上了一張黃紙,上寫“邱陰陽府”四個毛筆大字,往門扇門框上貼了好幾張蓋了閻王印章的敕令,和沒人看懂的咒語,在正屋堂桌上擺上了閻王爺的靈位和香爐,與弟子們一起行了三磕六拜大禮。來人都被擋在了門外,要求有事先跪門檻邊上,鹽水凈了口再說話。弟子們也不得隨意進出,只有小條子可以例外。

屋里的火爐燃得很旺,邱陰陽還沒把身子烤熱,門外就傳來了哭嚎聲。他喝了口茶,伸手把山羊胡子一捋,自言自語地說:“尿泡(膀胱)扎刀子,一刀(倒)就放了氣兒?!痹捯魟偮?,容老漢的六兒子就跪在門外報喪了。小條子馬上從包里掏出紙墨毛筆,邱陰陽提筆一陣龍飛鳳舞,在一張黃表紙上寫滿了蠅頭小字,把入斂、選墳、祭奠、打醮、入土、三七等內容和時辰要求,寫了個一清二楚,小條子伸手接過遞出了門外。

午飯是香噴噴的饸饹面,由送飯的孝子用木盤端來。小條子接過來進屋恭恭敬敬遞給邱陰陽,送飯的孝子就跪在門外候著。邱陰陽吸溜吸溜地吃完了三大碗,小條子遞過熱毛巾擦干凈他嘴唇上的辣子油,再吸燃長桿煙鍋里的煙絲,門口跪著的孝子,才起身端著空碗碟盤離去。小條子出門到師兄屋里去吃飯,邱陰陽就上炕睡他的雷打不動的午覺了。外面的鑼鼓嗩吶越響,哭嚎聲越大,他睡得越香。

夜里外面繼續哭哭啼啼,還有邱陰陽的幾個弟子做法事的吟唱聲。嗩吶嗚咽,鑼鼓叮咣。邱陰陽到了白天睡不醒,夜里睡不著的年齡,把自己孤零零地供在這屋里,沒什么事情干,就只有抽煙喝茶,或者和小條子逗嘴磨牙,扯會兒咸淡。

“師父,醫院大夫和村干部都做不了主,你怎這么牛,隨便嘴里嗚啦上兩句,人家就聽,一把就扯了吊針管子?!?/p>

“他們管治病和錢糧,我管生死啊?!?/p>

“我看他家是在找借口,你也是胡謅?!?/p>

“叫你再多嘴?!?/p>

邱陰陽抓煙鍋的手一掄,煙鍋頭就打到了小條子的屁股上,小條子就嘻嘻哈哈地亂叫喚。

“師父我忘了說個事情,昨個傍晚,我和大師兄裝成收蘋果的,開著拖拉機來這村里踩點,今天有個娃娃認出了我,給我直擠眼睛?!?/p>

“怎認出來的?”

“我走路急,摔了個爬撲子,左額頭上留了個大包,讓那娃子給記下了?!?/p>

“右邊再弄它個包,不就認不出來了嗎?”

邱陰陽又掄了一下長桿煙鍋,煙鍋頭上黃燦燦圓鼓鼓的后背,不偏不斜正好落在了小條子的右額頭上,小條子疼得哭泣了起來,說是他不干了要回家。

“走了也會回來的,有娘沒爹的,念書念不下,干苦力干不動,就一張巧嘴有些用場,不學當陰陽,哪里有飯吃?!?/p>

小條子就抹了抹臉上的眼淚,又沖邱陰陽笑了。這時候兜里的手機響了,他馬上取出來打開,雙手遞給師父,自己悄悄出了門。

3

第二天一大早要跑城了。

跑城就是孝子們在陰陽的帶領下,順著地面上用石灰畫好的八卦城路線奔跑,護送死人的亡靈去陰間向閻王爺報到,為的是亡靈不寂寞,最后享兒女一次福。過程有些像游戲,看著很熱鬧,三鄰四舍的人都要趕來圍觀的。

開始前孝子們要給陰陽隨心布施,感念他們鞍馬勞頓,陪同上路,也有央求別花樣太多,少折騰他們的意思。用現在的話說叫給小費,不算在正式賬里面,可實際上是不能少的。按時下行情,六個兒子中,有五個都在給邱陰陽磕了頭后,伸手遞給小條子一百元錢。禿頭的六兒子遞上錢時,他老婆卻不干了,伸手就奪了回去,嘴里說:“我沒同意,給的啥錢?”六兒子不當家,可能是忘了請示。他老婆平時在家蠻橫慣了,現在突然就給他翻了臉。這個六兒媳婦人年輕,有些姿色。人常說,若要俏一身孝,在一群穿了白孝衫的女人中間,她顯得出眾很多。圍觀的幾個染了黃頭發的逛客小伙子,借機調笑戲弄她,喊叫說要把剛才的事情弄到網絡上去,還拿出手機左拍右照。這女人霍地站起來,老遠就把幾口痰水啐了過去。

這已經不是一百塊錢的事兒了。按我們隴東鄉俗,和父母在一起過日子的六兒子,喪事花銷掏錢得掏大頭兒。她后邊如果再耍起了賴,這一萬塊錢的閻王錢,大半兒就得落空。小條子瞪眼瞅幾個師兄,師兄們瞪眼瞅師父,邱陰陽微閉著眼睛,穩如泰山。只見他左手一捋山羊胡子,右手一揚拂塵,腦勺朝后一仰,就吟唱起了安魂的曲兒。調子高亢,聲音婉轉,惹得墻頭上立著的一只母雞呱呱亂叫。

他容爺呀——

你別生氣。

兒女們為抬埋你各敬各意。

老六兒說話不頂個屁,

六婆娘掏錢不同意,

老大上樹搬喪棒,

老二過河接陰陽,

老三抬,老四埋,

老五打工遲回來,

兩個早死鬼吆!

奈何橋邊哭得唏嗨嗨,

哎呀,那個唏嗨嗨——

吟唱完畢后,把拂塵往前一揮,又長長地喊了一嗓子:

“孝子賢孫們,跑城開始——”

邱陰陽被抬在轎子上,進八卦城轉圈巡城,大弟子執桃木寶劍掌照妖鏡在前,四個弟子緊跟在后,容家子孫披麻戴孝跟了一長串兒。小條子執長桿煙鍋滿場子亂跑。他跑著跑著,忽然就把手中的煙鍋往地下一立,他的腋下空間就成了城門,孝子們就都得低頭彎腰鉆過去。陰陽再本事大,也得吃飯養家,能說不給錢就不給錢了?師兄弟們想到這個就都不痛快。不痛快小條子的胳膊就撐不起來,孝子們過城門就鉆得艱難。大師兄的腳步也就飛快,讓孝子賢孫們累得屁滾尿流。孝子們自然知道受罪的原因,就都往六兒媳婦的身后溜,沒跑幾圈她就成了領頭帶隊的。六兒媳婦想,這幾個陰陽仔子這么跑分明是整她,就索性耍橫站著不動了。大師兄很機智,一看這情況,立馬帶領四個師弟,圍著這個刁鉆女人轉圈兒,沖她又照鏡子又舞劍,又敲鈴鐺又拍鈸,又唱經文又吆喝。孝子們也圍著轉,院子里圍觀的人也起哄,墻頭上騎的人也亂叫,嗩吶也嗚咽,手機的閃光燈亮成了一片,一村子的狗都跟著汪汪個不停。這樣沒幾分鐘,六兒媳婦的腦袋就給吵暈了,就兩眼一發黑倒在了地上。

“小鬼附身了——”演戲演得正過癮的小條子,很驚恐地喊了一聲。

鄉里人都是信這個的。六兒子慌了,和幾個親戚連抬帶拖把老婆弄回了屋里,城也算就此跑完了。

六兒媳被抬進屋里后,她的禿頭男人趕緊掐捏人中。容老漢的老婆抓起一把高粱笤帚,倒過來就往六兒媳身上抽。鄉下喪事上常有鬼附體的事情,也都是用笤帚把子驅鬼的,所以老婆婆就打得認認真真,又合情合理。六兒媳婦越是撒潑跳騰,她的笤帚把子掄得越歡。直到六兒媳婦被打服了,趴炕上不動了才停手。扒到窗戶上看熱鬧的都笑出了聲,說老婆婆平時盡受這惡媳婦的欺負,現在算是把仇報了。到了下午太陽落山時分,六兒媳婦的傷痛漸輕,聽著滿院子的人都在議論她,就又爬下炕撲出門去叫囂,說是她死了也不會給牛鬼蛇神一分錢,送她去陰曹地府時,她一定要扇閻王爺幾個嘴巴子。

看來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了。

幾個正在念經的師兄弟悄悄嘀咕,當家的婆娘把話都說到這個分上了,要不現在就走人,涼了喪事的場子,丟他容家的先人。大師兄說,那樣的話就太狼狽,就讓人家看穿了我們的能耐,會譏笑行走陰陽兩界的人,被一個潑婦給整治住了,今后隴莊方圓百十里,就別想攬到生意,現在只能是有尿沒尿撐住尿。爭持不下,就讓小條子去探師父的口風。小條子回陰陽府一看,師父的煙已經抽畢了,吸溜吸溜喝釅茶。

“師父,那狗日的六婆娘后邊的錢都不給了怎么辦?”

“你們聽她胡逼亂咧呢,聽說過欠官府的錢,沒聽說誰欠過閻王爺的錢,量她吃了豹子膽也不敢?!?/p>

“那……那萬一要不來錢……”

“要不來了就把你賣給老野鬼當兒子,得來錢我和你幾個師兄分?!?/p>

“師父我也不信呢?!?/p>

“你不信你試試?!?/p>

邱陰陽翻起身去抓他的銅桿煙鍋,小條子嚇得奔出了門外。

4

第二天下午,容老漢的遺體入斂。

壽衣是咽氣后就穿好的。瓜皮帽,長袍馬褂,看著跟個地主似的。幾個兒子連抬帶抱地把遺體從門板上弄進了棺材里,女兒們在一旁往棺材里墊一些紙張物品,都是孫輩的廢舊書本作業本等,說是能讓后代出狀元,其實是防止遺體在埋葬過程中晃動。還放些買來的銅錢進去,為的是子孫后代能滿足“升官發財”的愿望??磥砣堇蠞h死后的任務不輕。

“夜明珠不見了——”六兒子很驚恐地哭喊了一聲。

這不是小事情了。夜明珠是容老漢去陰曹地府向閻王爺報到時,走在黃泉路上照明用的燈盞,是一顆上好的金黃色珍珠。原本該由子女們湊錢去買,無奈都推托說拿不出來。容老漢病重時等不住了,就打破常規,賣了自己養的幾只肥壯綿羊,才買來了這珠子。為這事兒老母淘了一肚子氣,還跳過一次溝崖。老漢咽了氣兒停睡到門板上,燒完頭道紙,就由老母當著子女的面,把這珠子給捏到了他的手心,還包了紅紙捆了細麻絲。都知道容老漢眼晴有白內障,天黑上茅坑離不了手電筒。守靈的都是親兒親女,女婿兒媳都不能靠近,這珠子自己長翅膀飛了不成?棺材一時沒法合上棺蓋,屋子里一下子吵成了一鍋粥。

六兒子剛哭喊時,他老婆從后邊暗暗地踢了他一腳,被容老漢的一個閨女看著了,開口喊了一聲:

“家賊難防!”

六兒媳婦不干了,聞聲要找說話的人問家賊是誰,大喊著要讓她指出來,不然要扯破她褲子,幾十雙手都攔不住。說話的閨女被人推進旁邊的套房鎖了門,六兒媳婦還是不依不饒地往去撲。容老漢的老伴兒,聽到老頭兒去陰間走夜路的燈盞丟了,就氣得嚎啕大哭。她老眼昏花,又不識字,看眾人吵鬧,以為真是六兒媳婦偷走了,就抓起一根頂門棍要過去拚命,棍還沒掄出去,自己先絆倒在了地上。六兒子一看這場面沒了轍,就跑出門去跪在了邱陰陽的跟前,央求他給想想辦法。邱陰陽當時手握拂塵,端坐在一張破太師椅上正閉目養神,幾個弟子在面前又蹦又跳地誦經念咒。

“陽世的事情找官府?!鼻耜庩枦]睜眼睛就答復了他。

六兒子是個老實疙瘩,一時也想不出什么招,就披麻帶孝地跑步去找村干部了。

村里一直謠傳說,村主任跟容家的六兒媳婦有一腿,可也都是私下傳傳閑話,并沒什么證據。今天接到請求,村主任的確是一路小跑氣喘吁吁地來的。他人高馬大,氣勢洶洶,進門后一副包青天斷案的架勢??烧f出的幾句大話,竟然嚇唬不住人,很快被一群女人的唾沫星子給淹沒了。他就威脅說,要找幾個壯漢來搜身。話音還沒落,容老漢的幾個閨女都要撲過去撕扯他,無奈鐵青著臉出了喪房門,順便把惡氣兒撒在了邱陰陽身上。

“來幾個有勁的,給我抬進去?!?/p>

村主任喊人要把邱陰陽連人帶太師椅一起抬進喪房,替他斷這場官司。

這還了得,出陽入陰,捉鬼降妖,閻王爺都給三分情面的陰陽爺,怎么能讓凡夫走卒隨意指使。大師兄首先不干了,“啊呀”一聲,轉身劍指村主任的眉心,照妖鏡左搖右晃,口中吼起了詛咒的咒語,臉上的肌肉擰成了麻花。師弟們也是撥弄起響器包圍了上去。村主任一時不知所措,惶恐異常,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退,沒退幾步就被逼到了一面土墻上??赡苁菄^的村民發出的笑聲提醒了他,意識到自己大小還是個官兒,就有氣無力地說了一聲:“你們想弄啥哩?”

“啊呀呀呀——”邱陰陽把手中的拂塵一甩,陰陽怪氣地說道,“徒兒們住手,快奏明閻王爺降旨發落?!?/p>

大師兄于是收劍藏鏡,和師弟們轉身跪在了邱陰陽的腳下。小條子起身小跑進屋,在閻王爺的靈牌前燒黃表紙跪拜,弄出一張黃紙條出門來,恭恭敬敬地獻給了邱陰陽。上面寫了兩行歪歪扭扭的鉛筆字:“踩點時這兒村里人說,村主任是一條看門的好狗,專咬外地人,專吃窩里食?!鼻耜庩柨赐旰舐园櫭碱^,把紙條拋到了地上,小條子趕快拾起來塞進香火盆里。

“啊呀呀呀——”邱陰陽又是一聲怪叫,隨后代閻王爺宣旨,“爾等雖有貪吃貪喝之嫌,念有看家護院之功,陽罪免除。眼前難纏之事,責邱陰陽代為處置?!?/p>

“徒兒們,起轎喪房——”

邱陰陽一聲號令,大弟子就執劍懸鏡,鑼鈸鈴鐺就響起,村主任就帶人恭恭敬敬地抬起了太師椅。進了喪房后,邱陰陽晃動拂塵,大弟子就懸鏡執劍照妖斬魔,響器叮叮當當,嗩吶嗚嗚啦啦。邱陰陽手上的拂塵急晃三下,響器就消停了下來。

容老漢呀娃他爺啊,

你積了德呀享了福。

有兒女給你提前掌了燈呀,

要陪你去陰間過一生,

嗨呀,要陪你一生。

我讓她魂魄跟你走,

我讓她七竅快生煙。

我讓她夜里斷了氣,

我讓她明日入了棺。

祖墳旁邊多個坑啊,

你老漢旁邊多個伴兒,

啊呀,多個伴兒!

邱陰陽唱完了一曲,就吆喝讓拿一大片白色的孝布過來,讓四個人抓住布角罩在棺材上面,讓小條子伸出長桿煙鍋把布壓得低低的,然后讓孝子孝女們排著隊輪留鉆進布里面,悄悄給老父親說句貼心的話來告別。等都從布里面鉆出來后,邱陰陽喝令讓拉走孝布,小條子第一個驚叫,夜明珠又捏在了容老漢的手中。邱陰陽的屁股霍地離開了太師椅,挺直腰桿晃動拂塵,口里唱起了安魂的曲兒,帶足了怒氣,扯起了哭腔。

唉——容老漢,

我的老哥呀孫娃他的爺吆!

孝子中途變了卦,

夜明珠又回到你手中。

夜再黑你得自個兒走,

狗屎多小心滑閃了腰。

養兒養女一場空啊,

福報惡報老了才知道。

晚上小條子和邱陰陽師徒又打牙撂嘴起來。

“師父你真厲害,今天要找回那夜明珠,我原看著是雞巴上掛鐮刀懸了?!?/p>

“有啥懸的,唱兩個小曲兒不就成了?!?/p>

“師父我也想學唱這安魂的曲子?!?/p>

“你沒拂塵,會唱也沒用?!?/p>

“師父你的拂塵是哪里來的?”

“你師爺傳下來的?!?/p>

“我爺爺活著時說,師爺以前是個牛鬼蛇神,蹲過監獄?!?/p>

“啊——”小條子突然一聲慘叫。

小條子正用打火機給師父煙鍋里的煙絲點火,嘴里的話還沒說完,邱陰陽就從煙鍋嘴里猛地倒吹了一口氣兒,煙鍋頭里燃燒的煙絲就噴了小條子一臉。

5

雞叫頭遍就張羅著出門誥了。

這是喪事中最重要的一個儀式。子孫們要通過主喪的陰陽爺,給陰曹地府的閻王爺報戶口,這樣將來去了陰間,好能找上家門。

邱陰陽連同他屁股下的太師椅,被高高地供在了一張八仙桌上,氣派得像武打電影里的通天教主。大弟子舉鏡執劍站在左前方,威武得像個武將,小條子提著長桿煙鍋站在右前方,牛逼得像個文官,其他四個弟子列站在邱陰陽左右,像一隊威風凜凜的護兵。院子里點著火把,吹著嗩吶,跪著一群孝子賢孫,圍著一群看熱鬧的人。

兩桿嗩吶一陣嗚嗚啦啦之后,邱陰陽的屁股就開始在椅子上亂跳騰了,那把老舊的太師椅,差點兒被蹾散了架。跳騰完又咧著嘴巴瞪著雙眼扯著嗓子吼唱了幾句:

閻門今為容家開,

孝子戶籍呈上來。

他年踏上黃泉路,

黑戶擋在地府外。

吼完后眾弟子們就嗷嗷呀呀,響器就叮叮咣咣,看起來有些像秦腔大戲中的老爺升堂。緊接著小條子宣讀了一道經文,孝子們就開始上誥了,都把自己家人姓名和與容老漢的關系寫在一張黃表紙上,再用這紙包上給陰陽的辛苦錢后,敬獻上去,求得朱筆簽批和閻王府上的紅色大印,再貼于院門口立著的門板上,算是對陰陽兩界人鬼神仙的公示。女兒家只獻香表不獻錢,兒子老大到老五每人一千,共獻上了五千元。小條子接過六兒子家的黃表,高聲念道:“兒:容六狗。媳:鄧草葉?!睕]有念出錢數字。

邱陰陽弟子們擔心的事情終于出現了。

喪葬開銷的分配,是當著家門戶族老人們的面,由六個兒子點頭同意了的,給陰陽的五千元能說不給就不給?六兒子開始跟老婆急,喊叫讓快把錢拿出來,急得伸手直撓禿著的那幾片頭皮。跪在地上的其他孝子也都開始嘀嘀咕咕,怒氣沖沖,咬牙切齒。

邱陰陽畢竟是給閻王爺干事的,見的世面當然多了。他穩重沉靜,面不改色,接過黃表紙,瞇著眼睛提著朱筆在六兒子的名字前打了號,在六兒媳婦名字前打了號,蓋上了閻府大印,手一揮拋到地上,小條子拾起來貼到了門板上。

“六婆娘沒報上陰間戶口?!眹^的人都在喊叫,在狂笑。

“老娘沒錢,死了當野鬼?!绷鶅合眿D的嗓門能驚破天。

容老漢的老伴哆哆嗦嗦地說,她賣雞蛋積攥了幾個錢,不行拿出來。六兒媳婦一聽就罵說:“老還會老鼠攢藏了,敢拿出來就別進我家門?!崩咸啪筒桓以倏月暳?。

邱陰陽的大弟子,舉鏡舞劍地本來就很辛苦,家里養著老小一大群,這會兒他最先沉不住氣兒了。剛才動作還殺氣騰騰,這會兒卻像泄了氣的皮球。這些都沒逃過邱陰陽的眼睛,他手上的拂塵朝大弟子掄了過去,又白又硬又長的馬鬃,瞬間就在其臉上留下了一排血絲紅印。

6

送葬是踩著小雪迎著北風的。棺材抬在最前邊,孝子們排成一行緊跟著,邱陰陽坐著轎子和弟子們緊隨其后,再后邊是拿著紙幡抬著花圈的三親四鄰,和像羊群一樣尾隨著看熱鬧的男女老少。孝子們靜悄悄的,只有六兒子一個人哭得啊啊呀呀鼻涕眼淚的。他老哭這么一句:“唉吆——我的老婆呀!”聽的人就覺得怪怪的,這他爹死了,哭他老婆干什么。有人就悄悄說,這娃還算有良心,是念他爹給他娶媳婦的好哩?,F在娶個媳婦得十多萬元彩禮,值二十頭牛呢,他爹容老漢前些年為給他娶上媳婦,快七十的人了,還上山扒洼地放羊,滾下溝坡把身子弄癱瘓了的。六兒子跪倒在墓坑前都這么哭,他老婆聽不下去了,就沖他吼:“是你爹死了,又不是我死了,哭喪我啥呀?!绷鶅鹤涌奁f:“你這么壞,離死不遠了?!彼掀啪驼酒饋硖吡怂麅赡_,把抬棺下葬的人都惹笑了一大片。家族里的幾個老人,氣得指著他們罵說,容家的先人虧了人,弄出這么一對孽種。

送葬埋人的一長串隊伍返回到容家的院里,準備吃完了容家招待的豆腐粉條飯,就四散回家。飯還沒端上來,孝子們蹲守的房子里卻吵鬧了起來,還閂了房門不讓外人進去。院里就有人猜測說,可能是孝子們搶分容老漢的家當。另一些人就爭辯說,容老漢能留下什么家當,放羊賺的錢娶了一群兒媳婦,臥炕不起時留的二十多只羊,換成了棺材壽衣,給他辦喪事吃饸饹面,碗里的臊子肉丁子,都是宰了最后一只羊才有的。有的人扒窗子上貼著耳朵聽出了名堂,禿頭的六兒子哭門誥上他沒媳婦,害怕將來他死了在陰間當光棍。

“你老婆還年輕,死還早著呢?!?/p>

“死得再遲也會是人家的?!?/p>

“你怎知道會有這事情?”

“死了肯定被配了陰婚?!?/p>

賣尸骨配陰婚這事兒,多是死者的娘家人干的,從老輩子起就有。一般都是挖墳賣離了婚的寡婦,或者沒出嫁的閨女。沒上門誥的媳婦死了,是有這個可能的。六兒子頭上的頭發少,可心思的確比一般人多,虧他能想的到這個。這時正好六兒媳婦的哥哥也來送喪的,就在一旁義正辭嚴地說:“我們鄧家沒那么缺德?!绷鶅鹤泳透?,說:“你家不缺德,盜墓賊缺德啊?!蓖谝皦炠u尸骨這種下作事情,是這些年才在我們這里興起的。這時窗外就有嘴急的往里補充說:“一副女娃子尸骨能賣二十萬,連六七十歲的老婆子的骨殖都值八九萬?!弊罱逯魅我驗榉峙浞鲐毧畈还?,與有些村民鬧得賣面的見不了賣石灰的。這時正好有其中兩人在窗外,他們知道村主任與這惡女人的關系不干凈,就開始煽風點火,大聲往窗子里邊嚷嚷:

“在閻王爺那里沒掛上了號,就等于在陰間沒領結婚證?!?/p>

“盜墓賊如果遇上個沒證的,正好挖出來賣個好價錢?!?/p>

“村里暗地里就有盜墓的,弄不好現在就盯上了?!?/p>

聽了這一頓胡吹亂謅,六兒媳婦的臉,變成了一張黃表紙。六兒子突然像發了瘋病似的,起身撲過去拔開了一個木箱上的鎖子,抓出了一摞錢,說:“我爹花了十幾萬給我娶女人,我再花上五千多元也不算多。誰要擋我,我這一腔子熱血就潑給他?!闭f完就拿著錢出了門。

邱陰陽吃完粉條豆腐飯,出門坐上了轎子,帶著弟子們要回家。送行的嗩吶都嗚啦了起來,容老漢的六兒子突然跪在了轎子旁邊,頭上頂著個擱了錢的木盤子,請求給他老婆辦陰間的結婚證,邱陰陽不理。

小鬼野狗們齊讓路唉,

陰陽爺我要打道回府。

白馬鬃的拂塵沖前方一晃,轎子就閃出了容家的院門。

一路上容老漢六兒子好幾次追上來,頭頂著錢跪在路邊上求情,邱陰陽都是不理。小條子急得直瞅師兄師父,師兄們的腦袋都勾在了胸前,師父的腦袋卻仰面朝天。

快到十字路口,要下轎換衣坐拖拉機時,村主任趕來了,面露難色,對邱陰陽說:“隴莊這地方人難纏,我得在這兒混,你以后還要來的,能批的就盡量給批了,別抓個印把子不放手?!闭f完伸手抓過容家六兒子頭頂上的那一摞錢,硬是塞進了小條子肩上的挎包里,把一張黃表紙雙手遞到了邱陰陽的手中。

邱陰陽在轎子里沒正眼瞅他,接過紙就叫小條子筆墨伺候,很快在上面打了勾蓋了印,順風拋給了村主任,而后又陰陽怪氣地唱了這么幾句:

唉——

世人哪個愿做鬼吆,

都要死要活地要做官。

土地爺來了得燒炷香呀,

父母官來了要給情面,

嗨呀呀呀,得給個情面!

上了拖拉機后,一群人冷得直搓手,可臉上都樂成了花兒。邱陰陽不動聲色,要小條子給他往煙鍋里裝旱煙絲,兩個人又拌起了嘴。

“師父原來你還是個官兒呢?”

“才知道啊,管鬼的官兒?!?/p>

“怪不得呢,跟村主任還弄起了官官相護?!?/p>

邱陰陽就又把他的長桿煙鍋向小條子掄了過去。不過這次不是打到頭上,而是伸到了小條子的胳膊肘腋下來回撓了幾下,癢癢得他咯咯咯地叫喚,惹出了一拖拉機的歡笑聲。

河北十一选五分析软件 闽南麻将规则 qq麻将安卓版 一波中特不夸张 买一直涨停的股票 什么网游好赚钱 网上麻将怎么打才能赢 财神28捕鱼官方下载 手机填大坑下挂怎挂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旧版 海王捕鱼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