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土納群島附近該如何捕魚

2020-03-17 04:18:02 環球時報 2020-03-17

雷筱璐

近來,印尼學者高度關注中國漁船在南沙群島西南海域捕魚活動,并將其視為中國的“新舉措”。實際上,中國漁船長期以來一直在上述海域捕撈,這并非新鮮事。中國漁民早就給那片海域起了一個獨特的名稱——南沙西南漁場。

正如印尼學者2020年1月6日在《環球時報》發表的分析文章所述,中印尼兩國間不存在主權爭端。根據兩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聲明,中印尼爭端的實質是主張重疊海域及相應的海洋權益之爭。近期事件即是兩國海洋權益之爭在捕魚權上的體現。

首先,有關漁業活動地處未劃界海域,即位于中國南沙群島專屬經濟區與印尼納土納群島專屬經濟區主張重疊海域,中國和印尼尚未進行海域劃界。這是客觀事實。

其次,與油氣資源勘探開發不同,爭議方在未劃界海域的漁業活動在法律上并未被禁止。恰恰相反,根據一般國際法,傳統權利通常會被保留,并不會因邊界主張等問題而消失。此外,傳統捕魚權也受到《公約》保護。因此,即便中國與印尼存在海洋劃界爭端,抑或雙方相關海洋權益主張完全對立,傳統捕魚權都不應當被否定。

由此可見,國際法并未禁止中國漁民到南沙群島西南海域進行捕撈活動。進一步說,根據國際法,兩國應更好地共同管控漁業活動,而非派遣軍艦或海警艦船以“維護主權權利”為名升級有關問題。

不僅如此,《公約》第74條第3款明確要求海岸相鄰或相向的國家在海洋劃界協議最終達成前應盡一切努力做出實際性的臨時安排。沿岸國在海上劃界最終達成前對漁業活動做出特殊安排是很常見的。比如,1997年中日在“暫定措施水域”做出了漁業安排;2001年中韓也曾達成漁業協定。

另外,根據《公約》第123條,南海是半閉海,中國與印尼同為沿岸國,應當合作保護和管理南海的生物資源。中國與南海有關國家已建立諸多雙邊機制解決海洋問題。例如中越多年前即已建立雙邊談判機制,并設立海上合作、共同開發等多個工作組。2016年,中國與菲律賓建立了“南海問題雙邊磋商機制”,兩國就漁業、油氣共同開發及其他問題設立工作組。2019年8月,中國與馬來西亞宣布將建立雙邊機制。很顯然,雙邊磋商和機制將會是管控南海爭議的最務實方式。當前,中印尼也應考慮建立相關機制處理漁業糾紛、管控分歧。只要雙方能心平氣和地坐下來商談,兩國完全可以找到維護南海和平穩定的積極有效、可持續的辦法?!?/p>

(作者是武漢大學中國邊界與海洋研究院副教授)

河北十一选五分析软件 微乐吉林麻将辅助器免费 潍柴重机现状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用 宁夏11选五前三组 炒股视频教程 香港平码高手论坛精选 股票市场几点开盘 _百家乐游戏规则 云顶李逵劈鱼下载 幸运农场玩法说明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