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對非新戰略會否重蹈覆轍

2020-03-17 04:17:44 環球時報 2020-03-17

王義桅

歐盟上周宣布啟動對非合作“全面戰略”,未來將聚焦安全、經濟增長、氣候變化、數字轉型、移民等主要領域。

歐盟出臺新對非戰略背景有三。首先是非洲不再是歐盟的當然后院。美俄印英等主要國家近年來都在加強對非關系,歐洲在對非政治、經濟等方面的影響力受到削弱。其次是歐盟轉型。新一屆歐委會“百日新政”聚焦應對氣候變化、數字轉型和強化地緣政治影響力三個方面。在地緣政治爭奪方面,歐盟需要新的盟友,它把非洲作為重要選項。再者非洲也在變。非洲正在加速推進一體化,它也看重歐洲一體化經驗,于是歐盟適時推進歐非一體化對接。

新一屆歐盟領導人雄心勃勃,對非新戰略只是眾多戰略文件之一,但要取得實際成果需要投入的太多,轉型談何容易。

新對非戰略面臨不少挑戰。挑戰之一就是不切實際。雖然歐盟希望擴大對非投資,包括參與非洲大陸自貿區建設,但如今非洲更強調獨立自主和平等互利。一名東非外交官稱,“歐洲是非洲安全領域的重要伙伴,也為非盟提供資金支持,但非洲更需要的是真正使非洲獲益的實實在在的項目?!弊砸詾槭?、眼高手低是歐盟的老毛病。它計劃的倒是很好,但非盟是否也這樣認為、能否跟得上趟,都是問題。

挑戰之二是不平等。新對非戰略名義上說要走出“援助陷阱”,但卻指望非洲成為歐洲市場延伸,彌補英國脫歐損失及內部一體化動力不足,功利心十足。有歐洲媒體評論說,如果歐盟不停止“一手給予而一手又拿走”,新戰略試圖打造非洲的可持續增長與發展就注定失敗。歐投行行長對此也有反思,說非洲在歐洲人眼里仍然是前殖民地,不實事求是地看非洲而是基于自認為的非洲設立戰略目標,與在歐洲受教育的非洲領導人、組織接觸而非走群眾路線,歐盟據此設定的關鍵領域都是歐盟自身關切和考慮的折射,并非非盟真正的關鍵領域。

拉美是歐洲的作品,非洲是歐洲的孽債。如今歐盟對非戰略轉向,試圖將非洲從“孽債”變成“作品”,包括借此緩解難民危機、實現后院的和平與發展,但它仍只是個“作品”而已。只有讓非洲成為它自己,打造真正的平等伙伴關系,對非戰略才會成功。

挑戰之三是不團結。上月的歐盟峰會就因財政預算問題不歡而散。英國脫歐、東西南北發展差距、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興起等考驗著歐盟團結。

英國“旁觀者”網站日前刊文稱,歐洲是一個經濟和政治影響力持續下降的碎片化大陸,其后果是各國內部日益加劇的社會焦慮和政治分裂。在歐洲,出臺前瞻性政策的政治協調和妥協變得更加困難。另有媒體指出,歐盟的“地緣政治年”尚未開始就已結束。歐盟決心介入國際事務,馮德萊恩甚至提出要打造“地緣政治”委員會,但歐盟真正的問題在于內部分歧?!皻W洲癱瘓了”,不能提供連貫的地緣政治戰略,甚至不能一個聲音對外。

在是否允許使用華為設備及介入利比亞局勢等問題上,歐盟發現自己不僅夾在相互競爭的外國利益之間,還被內部分歧所綁架。正所謂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作為世界最富有、人口最多的地區之一,歐洲理應讓世界感知自己“擰成一股繩”的分量。但到目前為止,這還只是精妙好聽的口號。

歐盟目前正面臨難民及疫情兩方面的困難,諸多雄心勃勃的戰略出臺易、執行難。如何確保新對非戰略不重蹈2017年對非戰略高開低走的覆轍?與中國的合作,或是不二選擇。

理論上講,中歐各有各的比較優勢,完全可在非洲實現合作:硬件—軟件、國有—私人資本、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結合等等。但現實是,中歐在非洲的第三方市場合作迄今乏善可陳,原因是歐盟的態度和做事方法無法取得非洲足夠信任。其實,中國的執行力強,更能使歐盟的高標準接非洲地氣,更能讓歐盟兌現承諾,比如開放歐盟在綠色技術和綠色融資方面的全部知識技能等。

現在問題的關鍵是歐盟一方面并未視非洲為命運共同體,對中國也疑慮重重,懷有不少偏見,這妨礙了中歐對非合作。雖然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特別強調,歐盟制定新對非戰略并非打算與中國競爭,但馮德萊恩要建設地緣政治型歐委會,其著眼點被廣泛認為是針對中國。歐盟要想真將新對非戰略落到實處,就應真正平等對待非洲,大膽與中國等對非合作的友善力量合作,幫助非洲實現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和非盟2063計劃?!?/p>

(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歐盟“讓·莫內講席”教授)

河北十一选五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