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

2020-03-16 03:30:50 延河·綠色文學 2020年2期

北野

樹林里

樹林里的人,爭吵聲很大

他們都戴紅草帽、綠草帽

咬著手指,在沙盤上互相扮成誰

甩水袖的人,臉頰紅紅的

仰頭扶起泡沫的人,在遠處豎直鞍馬

它的主人,長跪在廣場上,是光的幻影

那里堆滿被秋風翻開的白云

溝壑過于柔軟,青石板含著圓桌

和宴席的坡度,而麋鹿的身子

充滿藥香,你正好用此來完成沉迷

暴雨和星辰的墜落,仍然讓平衡的心境

產生惶恐,而淚水在天鵝的眼里

打轉,它心碎地說:

“不忍離去的山峰,多么美!”

它抱住的大樹靜悄悄的,仿佛遇到雷擊

烏鴉包圍著木屋和它的陰影

而琴聲抑郁,它的手指只能來自溪水

你問到的白鶴和梅花,一個停在天空

一個躲在暗處,此時它們信念已失

正用落葉把自己包住,如同兩塊明亮的

琥珀,在樹蔭的反光里,它們佯裝

隱士的沉睡,并且說:“謝謝,未來的

風聲和淚水”,我也乘機說:

“謝謝,萬籟俱寂的、張大了眼睛的

樹林,以及其中深藏不露的

眾生明滅的隱秘之美……”

我的圍場

林子里的小路,我前生走過

林子里的風聲,曾經把我捕獲

圍場的邊界,星光給它鑲了一道金邊

七十二圍之中,月亮為它挖下了銀色陷阱

圍場以北,灤河和吐力根河嘩嘩響

向它的兩岸吐出藍色的漩渦

牧場上的女人,我從前遇到過

今天她從山頂下來,臉上有度母的喜色

草原啊,我的獵槍已生銹,我的弓箭

已沒入石頭,而我大腹便便的女人

正從氈房里拿來火把,她雙手紅潤

從母牛那里提來一桶搖晃的月色

馬背上的孩子正在長大,我驃悍機敏的孩子

他深遠的目光里,鮮花和刀子

是大地上最明亮的火焰。他把鮮花獻給

白云,白云就把閃電刻進他的胸膛

他把刀子插進敵手心臟,大地顫抖

草原就把一場暴風雨獻給他甜蜜的新娘

山野令

在樺樹成為棺槨之前,它的年輪

彈起了亮晶晶的水罐,映著放大的

兩張臉,映著豪飲的醉漢

渾身顫抖的裸體,被鑰匙打開的木桶

都將在今夜出現。另一個不速之客

滿臉惶恐,扛著一個巨大的樹冠

我向內望了望,看見他隱身之后的光

在樹葉之間搖晃

四十年后,他膝蓋以上已經

腐爛。他的腳步,仍然在山坡前徘徊

而搶先于眾人躺進樹中的那個人

曾和我一起漫山遍野敲那些潔白的樹干

并喝掉樹疤里流出的泉水,其中

那些犧牲的斧鋸,都有了落葉的動力

伐木者咬著嘴唇,他的肚子里

埋著荒謬的指令。而我乘夜咽下

這最后一棵樹,為荒野上仍未形成

山崗的土壤,留下一團未來的迷霧

如同四十年前猩紅的眼眶

仍需要含著今天吐不盡的淤泥

練習

你從墻里出來,好像來自前生

衣袖里裝著冰涼的星空

“請提著燈,記著我消失的臉龐

如果有消失,我在它之前

是淚水融化的燈光

它在那夜色里升起,拖著尾巴

慢慢墜向那無望之鄉”

你在風聲里敲擊

敲擊我在今世醒過來的心臟

“從波浪里涌出的人,和從花朵里

涌出的人,都是干凈的

她有泉水的清涼,也有春天的芳香

如果我們重生

今天,我們就攥緊雙手,先練習一場

肝腸寸斷的絕情者的悲傷”

在生死的縫隙之間,就是我們

遼闊的世界,我們是它的狂風暴雨

也是它的鳥語花香

社戲

月亮里,蝙蝠露出

發白的肉體,它的灰袖子

不斷伸到樹冠之外

它的腸胃,像肥皂劇中的病句

仍癡迷于暗中的糾結。風穿過

樹葉,和它陰影中的身體

娘子呵,此時我以書生自居

仍然不免有被吹翻的危險

用車駕追趕你今夜的身影

用弓箭追趕你縹緲的前世

這漫漫長途,都在星際之間

只是左臂突然發燙,似被鋸開

飛翔的時候,感覺肉身失衡……

此時,有人在地上,守著一個

戲臺冥想;有人看云時

額頭上印著一枚明亮的彎月

延河·綠色文學 2020年2期

延河·綠色文學的其它文章
人間書
星夜記
抒懷
炊煙里的秘密
秋山空濛
臨江帖
河北十一选五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