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接生驚魂:哥開的不是出租,是良心

2020-03-16 03:22:43 知音·下半月 2020年2期

毛六子

出租車駕駛員劉云峰,是個40歲的中年大叔。開出租多年,他遇到過很多驚險刺激的事兒……

荒野接生:倒貼一籮筐

2017年4月26日晚11點半,一對30多歲的夫妻在重慶市南坪區攔下劉云峰的車,說要到合川區的一個小鎮。男的看上去老實巴交,女的明顯懷孕了,走起路來像個放大版的企鵝。夫妻倆上車后,劉云峰得知他們家在合川,白天到主城趕一位親戚的生日宴席。

一路疾馳,27日凌晨1點,出租車下了高速,上了一條偏僻的水泥路。男人一個勁兒催劉云峰:“師傅,能不能再開快點兒?”劉云峰告訴他:“這路拐的彎多,我又不熟悉路況,大晚上的,你急個啥?又不急著回家生孩子!”話音剛落,后面的孕婦呻吟了兩聲。

劉云峰愣了一下,心里正打鼓,突然孕婦“啊”的一聲大叫起來。他腳踩剎車,迅速打開頂棚燈問道:“怎么了?”“蘭兒!”男人哭喪著臉,“這可怎么辦?你忍一會兒??!”他把女人摟在懷里沖劉云峰喊:“看什么看!快走??!”“哦哦!”劉云峰手忙腳亂掛擋,踩油門。

“啊——”女人更大聲地叫起來。男人慌了,吼起來:“停車??!快停車!”劉云峰停下車,轉到后排,拉開車門。只見女人頭發已經被汗水濕透,褲子也被血水浸透了,男人又吼:“快??!把她的褲子脫了!”“???”劉云峰連忙又擺手又搖頭。男人哭著哀求:“都啥時候了?孩子都要出來了!”

劉云峰想起老婆生女兒的時候,他進去陪產,慘烈一幕讓他記憶猶新。他把心一橫,三兩下脫掉了女人的褲子?!澳?,轉過去!”男人命令著,劉云峰趕忙轉過身。乍暖還寒的天氣,外面冷颼颼的。他突然想起母親說過產婦不能吹風,趕緊脫了外套反手遞過去。

出租車的后排座空間狹小,產婦蜷縮著使不了勁,一雙腿都伸到了外面。劉云峰冷得發抖,卻恨不能把身體無限張開,當個活屏風把車門給擋嚴實。

“出來了!蘭兒,使勁兒!使勁兒??!”男人哭喊著。產婦呻吟著,哭喊聲一浪高過一浪。五分鐘后,男人大喊:“出來了!出來了!衣服,快!”劉云峰一咬牙,剛把最后一件T恤扔過去,就聽到“哇”的一聲啼哭。

此時,劉云峰和男乘客都上身赤裸,衣服全都蓋在產婦身上。產婦躺在座椅上喘著氣,身子抖個不停。男人懷里,T恤裹著血糊糊的嬰兒,車廂里彌漫著濃濃的血腥味?!翱熳甙?!上醫院!”男人喊。劉云峰慌忙將產婦的雙腿順進車廂,一腳油門朝最近的鎮衛生院駛去。到了衛生院門口,兩個護士嚇得驚叫起來,不等劉云峰解釋,一個值班男醫生已經打了110。

劉云峰一口氣把事情的原委說完,兩個護士連忙沖出去,和男人一起把產婦和臍帶未剪的孩子都搬上推車沖進產房。渾身是血的劉云峰回到車里,這才想起剛才忘了要車費,還有車廂被弄得到處是血,得找那男人賠償損失。剛下車,一輛警車在他面前停下,兩個警察不由分說把他押上了警車。

“喂喂!憑啥抓我?我又沒犯法!”劉云峰掙扎著把全部經過講了一遍。警察打電話到衛生院,這才確認他不是壞人。一位警察笑著遞給他一套便裝,叫他去洗個澡。隨后,警察送他去衛生院,見到了男乘客。

男子坐在衛生院過道的椅子上,正接受女醫生的痛罵:“都臨產了還帶出去走那么遠,你以為生孩子就跟拉屎一樣?你看今天多危險,剛剛胎盤才出來。如果今天再晚一點兒送來,這輩子有你后悔的時候!”見到劉云峰,男子連忙上前抱著他:“謝謝你,大哥!不過,我身上的錢剛才都交了。明天我就回家拿錢,你給我個銀行賬號,回去我就給你打過來?!?/p>

回到城里,因為要洗車、換坐墊,導致白班駕駛員沒法接車。雖然劉云峰收到了那個粗心男人打來的600塊錢,但他不僅貼了份子錢,還貼了洗車、換坐墊的錢。好在老婆沒怪他,只是說:“人家跑長途都掙錢,你倒好,錢沒掙著,還把衣服都跑丟了?!?/p>

凌晨遇“鬼”,救人大過天

劉云峰和妻子住的小區,位于城鄉結合部,又在加氣站旁邊,所以住戶大多是出租車駕駛員。下午4點和凌晨4點,這兩個交車時間點,小區旁邊的廢棄馬路上,停滿清一色的出租車。

下班后的駕駛員們相互打著招呼,熱鬧聊天,約著去喝酒、打牌。還有的找一家茶館,坐下來慢慢玩兒。有的駕駛員一不留神玩到中午,沒休息兩三個小時,就又要上班了。這種情況下,車禍風險很大。

2017年10月19日,凌晨3點半左右,劉云峰停好車,準備回家。當他走上大路,猛然發現月光下多了一個人影,像復制粘貼一樣要和他的影子重合。

劉云峰不敢回頭,連忙往左邊走,想跟那個影子錯開??墒?,不到5秒,那影子又和他重合了。而且,他清晰地看到影子展開了一樣東西,正朝他襲來。他猛一轉身,一張老婆婆灰蒙蒙的臉出現在面前。

老婆婆笑著,展開一件黑色外套:“冷,穿上?!贝蟀胍贡灰粋€笑吟吟的陌生婆婆逼著穿衣服,劉云峰嚇得撒腿就往家跑。顫抖著手打開房門,老婆被吵醒了,關切地問:“咋了?鬼追來了?”劉云峰點點頭?!扒?!”老婆笑了笑,起身去廚房熱飯。很快,老婆端了飯菜上桌,并告訴他,小區里的徐強出事后,他母親瘋了。老人總覺得兒子沒死,每天到處去找。前天下午,老人從徐強二哥家出去后就一直沒回家。有人說昨天在那條廢棄公路上看到過她。

“徐姨?”劉云峰這才想起來,剛才那黑影,那老婆婆就是徐姨。他連忙和老婆一起沖出門,果然,在那條公路盡頭,他看到蹲在一棵小葉榕下的徐姨。老人緊緊抱著那件黑色外套,小聲念叨著:“強兒——強兒——”劉云峰心里一酸,和老婆一起扶起徐姨,給徐強的二哥打了電話。他們把徐姨帶回家,給她煮了雞蛋和湯圓。徐姨沒心思吃東西,卻語重心長地對劉云峰說:“強兒,下了班就趕緊回家,不要去打牌。你天天在外面跑,媽擔心??!”

劉云峰點點頭:“嗯!媽,您放心,我已經戒了,不打牌了?!睕]多久,徐二哥來接徐姨了。劉云峰要送送她,徐姨執意等他睡了再走,說怕他又跑出去打牌。

徐強是劉云峰同行,之前住一個小區。去年春節,徐強回老家打了一天一夜的麻將,然后回城跑出租。在連續開了10個小時的車后,徐強駕車撞上路邊的堡坎,當場就被殯儀館的車拉走了。

因為徐強的事情,劉云峰開車一直嚴格遵守“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和“不疲勞駕駛”的原則。

2018年7月12日晚8點半,經過江北觀音橋時,一個提著電腦包的漂亮女孩坐上劉云峰的車,說到西彭。女孩看上去內斂端莊,接電話的聲音非常輕柔。

半個小時后,一個電話無疑讓女孩很不舒服,她皺了皺眉頭,聲音都變了。當車開到一個轉彎處時,劉云峰驚訝地發現女孩躺在了座位上!這時,女孩的電話又響了,半天沒人接聽。劉云峰提醒她:“美女,電話?!睕]有反應。劉云峰又喊了一聲,還是沒反應。

劉云峰意識到不妙,連忙將車停到馬路邊,打開頂棚燈。他打開后門,嚇了一跳。女孩臉色蒼白,嘴唇發紫,而且身子下面濕漉漉的,車廂里彌漫著一股大便味兒——女孩大小便失禁,她昏過去了!

劉云峰的父親生前患有心臟病,就是因為在外面心臟病發作沒能及時救治去世的。醫生說,心臟病人昏厥后如果情況嚴重,就要馬上進行心肺復蘇。

眼下最近的陶家鎮衛生院還有20多分鐘的車程,情況緊急,劉云峰將她的下巴抬起,使其盡量往后仰。雙手按壓她的胸膛30次,然后捏緊她的鼻子吹氣。循環幾次后,女孩終于睜開了眼睛,劉云峰也長出一口氣。然而,女孩見他騎在自己身上,拼盡力氣把他往外一推。劉云峰來不及防備,身子往后一仰,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澳恪彼吹谜f不出話,伸手去摸后腦勺,借著燈光,他看到出血了。女孩也驚愕不已,意識到錯怪對方了。劉云峰想起女孩現在仍處于危險期,連忙爬起來,往最近的衛生院開去。

他幫女孩繳費辦了住院手續。2000塊,刷爆了老婆給他新辦的信用卡。一個多小時后,老婆趕來。劉云峰和老婆向收費醫生解釋了半天,最后還是急救醫生為他洗刷了冤情。他給了劉云峰這個女孩的手機號碼,說女孩叫他加微信,她會微信轉賬過來。

第二天,劉云峰就收到了女孩轉來的醫藥費和車費,女孩還要了劉云峰的地址,說要登門道謝。劉云峰嘿嘿一笑,拒絕了?!熬热艘幻鼊僭炱呒壐⊥馈?,摸摸后腦勺愈合的碰傷,他有種莫名的興奮。

奇葩碰瓷,碰出一個“干爹”

2018年農歷臘月二十七,晚上9點,剛忙完一輪高峰的劉云峰正開著車四處攬客。

前面是一個老小區,客流量大,他發現右前方有個頭發花白的老人要過馬路,于是早早減速,停了下來。一輛寶馬車也和他并排停下。

老人慢悠悠地走過來,瞟了一眼寶馬,又瞟了一眼劉云峰,像是在檢閱私有物品。他慢慢走過寶馬車頭,然后偏離直線朝劉云峰走過來。到了車頭處,他伸手扶著出租車的引擎蓋,“哎喲”一聲慢慢蹲了下去。劉云峰暗自驚呼:“這世上還有這種一點兒不帶技術含量的碰瓷?”他氣沖沖地下車,旁邊寶馬哥本來已經啟動了車子,見此情況也下車走過來。

“大爺,您是哪兒不舒服嗎?”劉云峰忍著一肚子氣問?!把劬ο沽??沒見是你撞了人?”老人本來是蹲在地上的,這會兒竟然躺了下去。

寶馬哥也發話了:“我說沒你這樣為老不尊的吧,剛才我都親眼看到了,是你從我這邊過來,徑直走到人家停好的車前面蹲下去的。您這碰瓷兒碰得也太不在行了!”老人躺在地上,充耳不聞。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不明原因的貂毛大姐為老人打抱不平:“年輕人,說話不要那么刻??!你睜大眼睛好好看看,就憑人家穿的衣服,用得著來碰你一輛出租車的瓷兒?”這話一出,輿論頓時一邊倒。

劉云峰一時沒了主意,要是報警,警察也會先調查取證,今天的出車時間也會被耽誤。于是他拿出100塊錢,想舍財免災??伤彦X遞過去,老人看都不看一眼。寶馬哥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劉云峰:“有需要作證就給我打電話。這時候你不如把他拉到醫院去!”

眾目睽睽之下,劉云峰別無選擇。他把老人扶到座位上,發動了出租車,往醫院方向開去。

一路上,他陰沉著臉,一句話不說??斓结t院時,老人在后面“喂”了一聲,還伸手拍了拍劉云峰。劉云峰冷笑著懟他:“不是撞著了嗎?可別再亂動了!”老人嘆了口氣:“你這娃兒,脾氣還挺大?!?/p>

聽出老人有想和解的意思,劉云峰心動了。要是真到了醫院,每個科室走一遍,到時候心頭的惡氣出了,可是時間也耽擱了。于是他把車停到路邊,沒好氣地說:“您知道嗎?就是因為有您這種為老不尊的人,現在馬路上真有老人摔倒了,都沒人敢去扶了。再說,你為啥豪車不去碰偏偏要來碰我的瓷兒???”

“切!我才不找他呢!”老人嘆了口氣,說:“我就是想去診所輸瓶氨基酸,想找個人陪?!?/p>

劉云峰哭笑不得:“所以你就盯上了我?你家人呢?你知道我有多忙嗎?你耽擱我一個小時我就損失幾十塊錢呢!”

老人說:“我會給你錢!”他解釋,自己有一兒一女,兒子在國外,女兒嫁到了廣州。老伴12年前去世了,倆孩子商量著要把他接到女兒家去住,但他不愿意。這段時間流感頻發,他聽一個老同事說輸氨基酸能增強免疫力,就想去社區醫院輸一瓶。之前他生過病,兒子給他請了護工,但護工以為他是孤寡老人,非常鄙視他不說,還一分一秒算得清清楚楚。

老人說:“我就是不想讓人瞧不起,想找個不是護工的人陪我輸液,所以就想了這一出。知道會耽擱你時間,我又不是不給錢!”劉云峰又好氣又好笑,他問老人現在怎么辦,老人說先回家,不過明天要過來陪他去輸液?!坝植皇遣唤o你錢?!崩先藦娬{著。

劉云峰調轉車頭,心想,明天我不來你能怎樣!哪知下車時,老人要了劉云峰的電話號碼,還給他的服務牌拍了照,丟下兩百塊錢就走了。

第二天早上9點左右,老人真的打了電話過來,說自己在社區醫院門口。劉云峰只好趕過去,老人正站在診所門口東張西望。老人輸液時,劉云峰就擠在病床上,結果一不小心睡著了。迷迷糊糊中,他聽到護士和老人的對話?!按鬆?,上廁所怎么不叫你兒子???你看針都回血了?!薄皼]事兒,他昨晚開了一夜的車,讓他睡會兒?!甭牭竭@話,劉云峰鼻子一陣泛酸。

他的父親走了好幾年了,雖然從不曾提起,但劉云峰真的很想他。老人重新躺好后,劉云峰伸出一只手,輕輕放在老人身上。他清晰地感覺到老人扯了扯被子,幫他把后背蓋嚴實,還在他背上拍了拍。后來,逢年過節,劉云峰都會去老人那里坐坐。

劉云峰聽說過一個詞,叫“一期一會”。他想,這就是他和數不清的乘客之間,共度的那段時光。一輩子很短,他愿意珍惜每次車上的“一期一會”……

編輯/王茜

河北十一选五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