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欣股份:國資大股東管理缺位

2020-03-16 03:14:45 證券市場周刊 2020年9期

巴浙

海欣股份(600851.SH)雖是一家老牌的上市公司,但近年來主營業務凋零,轉型業務遲遲未有起色,依賴于當年的副董事長、總裁袁永林時期投資長江證券和長信基金的投資收益得以度日。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上市高管的薪酬待遇大幅度增加。究其原因,在于海欣股份的股權非常分散,沒有絕對控股股東,在公司治理方面,缺少股東、董事會、管理層之間的相互制衡機制,形成了比較嚴重的“內部人”控制。

湖南國資成為第一大股東

在2015年之前,海欣股份前十大股東的持股比例雖然有變化,但基本保持穩定,而且,雖然這些大股東的持股比例不高,但由于結構穩定,且基本上是海欣股份的發起股東,自成立的時候起就一直互相合作,因此董事會的結構也比較穩定,不同股東之間也互相牽制,所以,董事會的運作雖然不一定高效,但是基本能夠滿足上市公司股東、董事會、經理層之間的互相制衡。經理層中的大多數人員也是從海欣股份提拔或者是從股東單位調任。

2016年2月份開始,深圳凝瑞投資管理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深圳凝瑞”)成為海欣股份的第二大股東,股東結構開始發生變化;2016年年報中,第四大股東為深圳市惠和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惠和基金惠和2號證券投資基金(下稱“深圳惠和2號”),其與深圳凝瑞為一致行動人。根據年報,兩者合計持股比例超過了原第一大股東上海松江洞涇工業公司。深圳凝瑞的股東為湖南省財信引領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湖南省財信產業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最終實際控制人為湖南省人民政府。

2018年,深圳市華聯發展投資有限公司(下稱 “深圳華聯發展”)進入海欣股份的前十大股東名單中,雖然持股比例只有4.97%。深圳華聯發展的股東為深圳華聯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深圳華聯發展集團”)和深圳市華聯置業集團有限公司,經過股權穿透,最終實際控制人疑似為自然人董炳根,而董炳根曾經擔任華聯控股(000036.SZ)的董事長,但此后從大多數公司的資料中退出。深圳華聯發展進入海欣股份,顯然不太可能與深圳凝瑞爭奪控制權,權當是希望能獲得重大影響力的一項投資。

從2016年開始,隨著大股東結構的變化,董事會構成也不斷發生變化。來自深圳凝瑞的孟文波出任董事長,來自湖南高校的王紅艷和周蘭擔任獨立董事,而看起來跟所有大股東都沒有關系的應政和包遂進入了董事會,應政同時擔任海欣股份的總裁,包遂擔任副總裁。應政曾任浙江省地質礦產廳第一地質大隊的會計和計劃財務科長、浙江省海華集團房產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浙江省交通投資集團金基置業有限公司總經理、百大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百大集團”)副總經理和杭州百大置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到海欣股份之前為百大集團第八屆董事會董事、總經理、黨委書記。包遂曾任江西汪氏蜂蜜果凍有限公司總經理、江西省軒轅春秋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江西小藍豐溢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以及江西幸福里國際養生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

2018年7月,不滿兩年也未到任期,孟文波請辭;2019年2月,來自湖南財信下屬的財富證券黨委委員、財務總監、董事會秘書皮展出任海欣股份的董事長,但是在2020年1月份換屆的時候沒有續任,改由湖南財信下屬的湖南省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監事會主席、湖南省長株潭試驗區小額貸款有限公司董事長費敏華出任海欣股份的董事長。

短短幾年,代表實際第一大股東湖南財信的董事長如走馬燈般更換,而經理層則如鐵打一般紋絲不動。

公司業務發展平平

2016年以來,海欣股份的業務沒有大的起色,其賴以起家的長毛絨紡織業務,一直在處置清理的過程中,主營業務收入長期徘徊在10億元左右。

根據公司2016-2018年年報,其主營業務如此表述:公司所從事的主要業務有長毛絨面料及服裝的生產和銷售,醫藥產品的制造和銷售,金融投資,工業廠房和物業出租管理等。報告期內公司的主營業務和經營模式沒有發生重大變化。

從海欣股份的業務來看,金融板塊是證券公司及基金公司自主經營,工業廠房和物業出租收取租金,公司經理層無需太大的投入;醫藥板塊中贛南海欣、西安海欣、海欣醫藥和海欣生物是控股或者聯營合營公司,需要經理層的努力,而蘇中制藥則是參股公司,與金融板塊一樣,跟海欣股份的經理層關系不大;紡織板塊是海欣股份起家的業務,需要經理層的能力,但最近幾年在整個公司中所占的業績比重不大。從業務角度看,海欣股份經理層在A股上市公司中應該是比較輕松的管理層:坐等證券公司和基金公司的分紅,坐收廠房物業租金。

這從海欣股份的利潤中也可見一斑。2018年度,其紡織板塊實現營業收入4.68億元,合并凈利潤119.14萬元;醫藥板塊實現營業收入6.04 億元,合并凈利潤3061.9萬元(不含蘇中制藥1457.88萬元);金融投資實現凈收益8599.9萬元;房產物業板塊實現營業收入8676.03萬元,實現合并凈利潤4125萬元。在整個2018年的凈利潤中,除了金融板塊、房產物業板塊,通過經理層努力實現的凈利潤為3181.04萬元,占比在20%左右。

2017年度,海欣股份紡織板塊實現營業收入4.53億元,剔除已關停的南海長毛絨以及海欣麗寧服飾等不可比因素后,紡織板塊實現經營利潤605萬元;醫藥板塊實現營業收入5.67億元,合并凈利潤816萬元;金融投資實現凈收益1.07億元;房產物業板塊(含停產企業)實現營業收入5115萬元,合并凈利潤3539.12萬元。同樣,經理層能夠影響到的凈利潤也很少,為1421萬元,與金融投資的1.07億元相比,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而公司經理層自身的薪酬,卻一直不斷地增長。根據年報披露的數據,2016年公司高管薪酬總額為585.26萬元,2017年為756.20萬元,2018年為1456.30萬元。以公司總裁應政為例,其2017年薪酬為154.30萬元,而2018年則為431.80萬元。

湖南國資管理難言到位

雖然海欣股份不存在控股股東,但深圳凝瑞為湖南財信金融控股集團旗下公司,而該集團系湖南省唯一的省級地方金融控股平臺。也就是說,湖南財信的資金,是湖南國有資本,涉及湖南國有資本管理的問題。截至目前,湖南財信斥資10多億元成為了海欣股份的第一大財務投資股東,導致該部分國有資本事實上游離于國資監管體系之外。

第一個問題是:成為海欣股份第一大股東的決策是怎么做出的?10多億元對于湖南財信來說,也許不算多,但是不管多少,都是國有資本??缡〕蔀楫惖厣鲜泄镜牡谝淮蠊蓶|,應歸為國有企業的重大事項。這一決策履行了“三重一大”的規定程序了嗎?如果是個別人或少數人的獨斷專行,則應該追究其責任。如果是領導班子集體決策,則決策的依據是什么?決策是否科學合理?至少從2016年到現在,湖南財信成為海欣股份的實際第一大股東后,上述因素都不明朗。

第二個問題是:成為海欣股份第一大股東后,如何履行后續國有資本管理的職責?從2016年至今,湖南財信作為實際的第一大股東,就是先后委派了孟文波、皮展和費敏華三位董事長。這里面涉及到很多國有資本管理的程序和人事問題,比如,2016年應政和包遂成為海欣股份董事和高管,如果是代表湖南財信的董事,那么,湖南財信是如何選任的?人選進行公示了嗎?按照國有企業的規定,重要人事變動都需要經過黨委會審議通過,這些程序履行了嗎?如果不是代表湖南財信,海欣股份怎么會在董事會和經理層重組中選聘并不相關 的人員?此外,后續國有資本管理中,委派的董事是否履行了重大事項的事先匯報,取得股東的授權后參加海欣股份的董事會并履行股東權利和義務,包括董事會對經理層薪酬方案的授權?

第三個問題是:如何對國有資本管理進行業績考核?從深圳凝瑞成為海欣股份的第一大股東后,無論是從股價表現還是海欣股份的財務業績和現金分紅,都非常低,那么,湖南財信的主管部門對湖南財信、湖南財信對深圳凝瑞、深圳凝瑞對海欣股份的業績進行層層考核了嗎?雖然深圳凝瑞不是海欣股份的絕對控制人,但是,至少應該作為第一大股東履行相應的股東權利,包括通過委派的董事對海欣股份的業績考進行核的權利。從2016年到現在,該項國有資本作為財務投資來看,似乎不算成功。那么,是否應該追責?

第四個問題是:還有多少類似的國有資本游離于監管之外?國有資本名義是國家所有,但由于缺乏具體責任人,從而留下管理漏洞。各國有資本的管理部門以及湖南財信這樣的直接管理主體,應以此為鑒,查清類似的國有資本總量,加強國有資本管理,提升國有資本的管理效率。對于湖南財信,需要反思類似國有資本投資的決策、后續管理、業績考核方面存在的薄弱環節和缺陷,切實履行好國有資本的管理責任。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河北十一选五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