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股投資邏輯:紅利的復利魅力

2020-03-16 03:14:45 證券市場周刊 2020年9期

燕翔

股票收益可以分解為股利回購收益和市值變動,市值變動又受到盈利和估值的影響,從長期投資的角度來看,股票收益率可以分解為股利回購收益、股票估值和企業盈利這三個部分的影響。

其中,股利紅利收益在股票總回報中占據著非常重要的地位,美股票市場中,長期看標普500指數中股息紅利及其再投資收益占到指數全收益的接近一半。股息紅利之所以重要,一是因為其是股票投資的直接收益來源之一,另一個原因則在于高股息紅利是企業盈利能力持續穩定較高的一個重要信號。

從歷史經驗看,紅利策略在A股市場中也非常有效,主要紅利指數收益率均顯著高于市場整體。紅利的復利、長期的魅力,時間越長,股息紅利及其背后所蘊含的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對股票資產長期收益率的影響就越大。

高股息紅利是美股長牛的根基

股票收益來自于股息紅利和市值變動,市值變動又受到盈利和估值的影響,所以從長期投資的角度來看,股票收益率可以分解為股利收益、股票估值和企業盈利這三個部分的影響,其中,股利收入在股票總回報中占據著非常重要的地位,在美國的股票市場,股利收入甚至可以說是股票資產主要的收益來源。

自1989年初至今超過30年的投資期內,即使經歷了2000年互聯網泡沫和2008年金融危機這兩次重大的危機,投資美股仍然會帶來十分豐厚的回報,而其中,股利收益占據了非常重要的地位,這一點體現在標普500全收益指數和標普500指數長期走勢的差距中。標普500全收益指數在標普500指數的基礎上進行了調整,將樣本股分紅計入了指數收益,調整后的標普500全收益指數累計漲幅是標普500指數收益率的2倍。

Philip U. Straehl等人對1871-2014年期間美國股市長期收益率進行了深入的研究,研究發現,包含公司派發的股息以及回購股票產生的收益在內,股利回購收益能夠解釋美國股票歷史收益率的絕大部分。1871年至2014年期間,美股實際收益率(剔除通脹后)約為7%,其中,股息收益率為4.5%,如果考慮公司回購帶來的收益,總的股利回購收益率將上升至4.89%,占美股實際收益率的三分之二以上。

上述結論在調整美股的研究區間后仍然成立,1901年至2014年期間,美股實際收益率為6.58%,其中來自于股息收益的部分達到了4.29%,加上企業回購部分,總的股利回購收益率達到4.78%;1970年至2014年期間,美股產生的股息收益為3.03%,將企業回購納入考慮后這一部分收益上升至4.26%,同期美股實際收益率為6.25%。

由此可見,美股豐厚的投資回報率中有相當一部分來源于企業的股利回購盈利,如果考慮到再投資產生的復利,企業分紅能夠為投資者帶來更高的收益。對于美股投資者來說,高股息紅利是吸引其進行股票投資的重要原因之一。

高股息紅利是美股長牛的根基,與美股相比,A股上市公司分紅水平卻普遍不高。

從行業層面來看,美股行業股息率大多數高于A股,僅僅只有能源、金融以及可選消費三個行業A股的股息率要高于美股。美股股息率最低的行業是可選消費,股息率仍有1.5%,而A股的電信服務行業股息率不足0.5%。

從個股層面來看也是如此,目前,A股連續三年股息率在2%以上的上市公司數只有146個,連續三年股息率在3%以上的有55家,而同口徑計算下,港股上市公司中連續三年股息率超過2%的公司數有435家,連續三年股息率在3%的有301家。

高股息紅利是企業盈利能力持續穩定較高的信號

股息紅利之所以重要,一是因為其是股票投資的直接收益來源之一,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高股息紅利能夠直接帶來較高的回報率;另一個原因則在于高股息紅利是企業盈利能力持續穩定較高的一個重要信號。

從理論上來看,企業的利潤增速、盈利能力ROE以及分紅率存在著這樣的關系:利潤增速=盈利能力×(1-分紅率)。這意味著在既定的利潤增速目標情況下,企業的盈利能力越強,所需的留存利潤要求越低,企業能夠實施的分紅比例就越高。反之亦然,企業盈利能力越弱,所需的留存利潤要求就越高,企業的分紅比例就越低。也就是說,高股息紅利是企業盈利能力持續穩定較高的一個信號。

A股上市公司分紅水平普遍不高背后的根本原因可能就在于A股上市公司盈利能力不足(ROE低),從實際情況來看,A股盈利水平的確普遍較低。國信證券統計了全部A股和美股中連續三年ROE大于20%的上市公司個數,可以很清楚地看到,A股盈利能力強的上市公司個數要顯著少于美股的個數,大概只有美股的十分之一,而當前A股上市公司總數差不多是美股上市公司總數的80%。

低分紅水平可能意味著企業的盈利能力不足,而反之,高股息紅利也是企業盈利能力持續穩定較高的一個重要信號,這在消費行業中得到了完美的體現。

A股中高股息紅利的公司多屬于消費行業,可選消費行業連續三年股息率大于2%的公司數量最多,共計有32家;包括日常消費在內,在A股連續三年股息率大于2%的公司中有28.8%的公司屬于消費行業,連續三年股息率大于3%的消費行業公司占比更是超過了30%。

同時,截至2019年三季度,A股連續三年扣非ROE大于20%的公司數量上升至73家,從行業分布情況來看,ROE盈利能力穩定較高的公司多屬于消費行業。連續三年扣非ROE大于20%的公司中,有13家屬于可選消費行業,占比達到了17.8%;日常消費和材料次之,占比為16.4%;超過三分之一的公司屬于消費股。

消費類行業整體的盈利能力在A股中的表現也頗為優異。截至2019年三季度,申萬一級行業中凈資產收益率最高的三個行業是食品飲料、建筑材料和家用電器,ROE分別為20.3%、16.0%和15.4%。從長期走勢來看,食品飲料和家電行業在2010年后,能夠保持持續穩定較高的ROE,基本在15%到25%之間,遠遠高于全部A股的盈利水平。

紅利策略在A股市場的歷史表現

A股同樣偏好于高股息紅利股票,從歷史經驗來看,紅利策略在A股市場中的表現較為優異,長期來看,紅利指數的走勢能夠獲得明顯的超額收益,紅利策略也要明顯跑贏市場整體。而在主要的市場紅利策略中,深證紅利指數表現最好。

高股息紅利是企業盈利能力持續穩定較高的一個重要信號,這在消費行業中得到了完美的體現。

深圳紅利全收益指數反映了深圳市場上具有穩定分紅歷史、較高分紅比例,可以提供長期穩定回報的上市公司的股價變化走勢,深成指R(全收益)指數是深證成指對應的全收益指數,對樣本股分紅進行了調整。從三者走勢對比來看,深證紅利全收益指數的表現要遠遠好于另兩者,從2006年年初至今,深證紅利全收益指數累計漲幅超過9倍。深成指R表現要好于深圳成指,兩者累計漲幅分別為315.8%和255%。

為了進一步研究紅利策略在A股市場的表現,國信證券還選取了與中證500和滬深300相關的一系列指數,它們分別代表了A股市場上的中小市值和大市值股票。其中,中證500紅利全收益指數與滬深300紅利全收益指數均是選取對應指數成分股中、過去兩年的平均稅后現金股息率最高的50只股票,也即反映了A股市場上分紅率較高的中小市值公司和大市值公司的市場表現。

數據顯示,不論是在對于中小市值還是大市值公司來說,高股息率的公司表現都要好于對應的寬基指數,A股紅利策略的有效性并不僅僅局限于在深圳市場,即使將范圍拓展到整個A股市場,紅利策略仍然有效。

2012年7月至今,中證500紅利全收益指數累計收益率為119.9%,中證500全收益指數累計收益率為93.2%,中證500累計上漲80.6%;滬深300紅利全收益指數累計收益率為153.1%,滬深300全收益指數累計收益108%,滬深300累計上漲77.7%。

而在A股紅利策略中,表現最好的紅利指數是深證紅利指數。相比于市場上的其他知名紅利指數,深證紅利在業績上有顯著的優勢,無論是短期走勢還是長期走勢,深證紅利指數的表現都要明顯優于上證紅利指數和中證紅利指數。

河北十一选五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