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型入格

2020-03-12 04:52:23 上海文學 2020年3期

徐皓峰

入型入格——廣東話,北平人講的“辦事漂亮”。1930年,北方戰亂,遷居廣州的北平人,學會了這句話。

廣州臨珠江,住岸邊的人低下。兩戶人家間有塊空地,一位老居民領一對男女,敲兩戶門,說這對男女想省磚頭錢,用兩戶左右墻面,只建前門后墻,成一棟房。

兩戶人不高興,老居民介紹男人習武,說住上個習武的,不來小偷,流氓生事,他出頭,大家受益。

男人眼光,遙遠模糊,江里礁石般。

女人的眼,好看。

廣州是大城,小學一百一十余所,學費低,五六個小孩的人力車夫家,孩子到歲數都上學。更便宜的義務小學,還提供課本鉛筆。男人在義務小學找了體育老師的活兒,教拳。

1912年,上海的小學率先開設了武術課,之后各大城市陸續模仿,十年內普及全國,成了小學的基本設置。他教的是北平常見的八卦掌,他叫葉洪民,爺爺輩,洪水淹了莊稼,入城討飯做了北平人。

就職半年,小學放暑假,歇五十天。葉洪民在家,來了訪客,乘美國福特轎車,車頂綁兩根丈長的白蠟桿子,北方武人練功用具,手握處久吸人汗會變紅。

一根桿子紅深近褐。

岸邊房區,沒進過轎車,街坊們都出了門。訪客皮鞋西裝,眼光亮,正在二十近三十的好斗年齡。他練北方功夫,聽說新來了北方武人,技癢要比比。

站在家門口,盯那根紅深的桿子,葉洪民問操習了多少年,訪客說是他北方師父留下的。

訪客臉白,涂了女人護膚的雪花膏,拿起桿子,腰部生硬。富家公子自我嬌慣,不會下苦功,能練出什么?葉洪民答應比了,街坊們散開。

三下變化,葉洪民桿子脫手,震飛上房,順房頂斜度滾落,摔下個人般響。訪客藏了本領,好沉的力道。

葉洪民:“開眼,見了高術?!?/p>

訪客謙虛:“您讓我?!?/p>

女人站在門口,葉洪民請訪客入家喝茶。訪客指向他家:“這道門,我進,您不能再進了。北方規矩,輸了,留家留女人,白手走人?!?/p>

有街坊罵臟話??戳搜奂议T口女人,葉洪民走了。

江上在修橋,美國馬克敦公司承建,完工要三年。水深處有礁石,訪客的桿子般紅深近褐,時值下午三點半,正被江潮淹沒。

迎面停下座敞篷轎子,轎夫戴黃色竹帽、長對襟著裝。轎夫不接街頭散客,在富戶家專職。轎子接客,禮數上重于轎車。

接到一棟頂有鐘樓的銀行。銀行后廳,酒店般華麗,立著小樹高的草本植物。接待葉洪民的是位女士,近五十歲人,保養得如三十歲,自稱“邦妮何”,說大桿子是正經拜師的武人練的,你沒下過功夫。

輸了女人,沒抗爭,是想看背后的事。

抵押古畫,是向銀行貸款的方式。這家銀行新收了明末清初畫家龔賢的長卷《千巖萬壑圖》,高二十八厘米,長九百八十厘米。行長高攀一位名士,請來賞畫,不料名士借回家細觀,就此不還。

名士——政界大佬引退后,入文藝圈當龍頭。楊度操持北平詩壇,梁啟超主導新聞報評,張勛成了京劇大角兒們的靠山,康有為鼓動書法新潮……

行長羞于當面索要,下派邦妮何辦理,吩咐要“入型入格”——辦得漂亮,不留難堪。

跟葉洪民比武的,是邦妮何的弟弟,差十七歲,叫何長發。倆人是行長的“安全顧問”,在行長家已服務兩代。他倆父親來自江湖,給行長父親辦過大事。邦尼何先向葉洪民表示:“您夫人安全,我弟弟會對她秋毫無犯?!?/p>

在小學教的八卦掌,是葉洪民看會的。北平城是八卦掌發源地,樹林水邊,都有練的。他遠看,沒敢上前學,武人收徒要查家世。

邦妮何:“冒充武人南下,不會大桿子讓你露餡。您真該練練?!?/p>

葉洪民:“那得從小練。來不及?!?/p>

邦妮何:“是。你從小練的,桿子是用來爬的?!?/p>

葉洪民不再接話,邦妮何笑道:“廣州出強盜,北平出飛賊。強盜傷人,飛賊躲人,入了人家,以被看見為恥,掉頭就走,不來第二次。令尊是北平大飛賊,勞您取個東西?!?/p>

行長要求“入型入格”,偷畫不能用本地人,不能用警局有案底的人。葉洪民符合。

沒想的嚴重,葉洪民放松了,原以為是父親仇人找上門。他起立作揖:“您找錯人了。父親帶我練功到十三歲,沒帶我入過人家,便給警察打死了。飛賊的活兒,一天沒干過?!?/p>

邦妮何:“練過,就能干?!?/p>

葉洪民:“干不了。家父遺言,叫我改邪歸正?!?/p>

邦妮何:“改邪歸正,我幫你?!?/p>

開出條件,他父親名字續進八卦掌門派師承譜,他進“省立廣東文理學院”教體育。洗白家世,成大學老師——做一夜飛賊即可換來。

父親,北平茶館里至今有評書在講他。飛賊只竊富商高官,市民聽著解氣,因而有俠名。北平城,一代只有一個飛賊,身手老化后退隱,方有新飛賊。

父親四十六歲,還不退隱,那年入京個飛賊,帶著女人。父親打跑了他,占了他女人,生了倆兒子。

評書里,父親買了一條鯉魚、三根德國香腸、一盒稻香村點心作見面禮,跟那人比全套飛賊技,輸了退隱,贏了要女人。大戰五日,那人一樣沒贏,留下女人,出了北平城。

“飛賊賭媳婦”是北平市民愛聊的事,香艷兇惡。母親是湖北人,五年里生下倆兒子,求父親放她回老家。父親放了,賊人不照相,母親沒留下照片。父親一個人帶孩子,臉變了,和善如婦人。

父親愛俠名,跟二位評書藝人兄弟相稱,事由他們編,很受聽很傷人。富商高官家的財寶被描述成坑害同行、搜刮百姓的不義之財,直說姓名。被點名的富商高官不好表態,報復藝人,會落下“所言皆真”的口實,無反應,則是百姓娛樂,滿口瞎說。

富商高官失竊后,不報案,警察不抓他。賭媳婦事件不是父親讓說的,長子葉洪民降生,他高興,請藝人喝酒,被套出了話。這段評書編的,父親不滿意,但在茶館里火爆,想“讓老哥們掙點錢吧”,沒管。

于是父親背上惡名。

父親不是謹慎人,警察除了不知道他住哪兒,要白天上街,能認出他。他常去茶館聽講自己的評書,半個茶館的人都認識他。他嗜吃,去酒樓不定包間,在人滿為患的大廳,一個人一桌,喝醉了,趴桌面睡覺,二三個小時醒不了。

如此顯眼,沒出過事。

飛賊不竊大額錢款、難得之貨,超過容忍范圍,高官富商會雇兇追殺。過了五十歲,父親不再翻墻盜竊,送信到高官富商門房,說自己哪天來,要保鏢提防。保鏢上報主人,領出錢,送到講父親評書的茶館,托茶館經理轉交父親。

拿到“去賊錢”,父親返還二十分之一給保鏢個人,作為好處費,返還十分之一給這家主人,感謝對自己的尊重。父親像個公司中層職員,工資不高,管很重的事,高官富商家如被流竄入京的賊竊了,父親要負責追討。

討回來,才好再送信拿錢。

葉洪民四歲,開始學飛賊技,過了兩年,弟弟也四歲,哥倆一塊練。弟弟像父親,葉洪民被說成像那個記不得臉的媽。弟弟兩歲時,還說不出整話,父親也不說整話地跟他聊天。弟弟十一歲,他倆仍有時這么說話,葉洪民想明白了,那是他倆發明的暗語,只屬于他倆。

弟弟十一歲,父親死了。那天,爺仨在西單牌樓下的街攤吃早點,弟弟犯饞,說要二十碗豆腐腦,葉洪民罵弟弟心大,向攤主說是三碗,父親打斷他,要了二十碗,跟弟弟比賽著吃,哈哈大笑。

他倆間的快樂,讓葉洪民艷羨。

來了警察五人,領頭一位跟父親打招呼。賊人總要回避官人,父親要走,領頭警察卻坐上他們桌,說北平城換了主人,聽城里有飛賊,嫌不體面。

父親說給五天時間,最后撈一票出城。領頭警察笑了:“我的老哥哥呀,您多久沒動過腦子啦?上頭要體面,還能容您再做案?”

父親表態,下午即出城。

領隊警察:“我們來了這么多人,還能容您走?”父親陪笑:“抱歉抱歉??床欢矍笆铝?。是要捕我入獄?”

領隊警察:“上頭意思,擊斃街頭?!?/p>

談話間,街面已清了行人,空出牌樓,來的警察超過四十人,皆持步槍。領隊警察:“往日里,你跟我們碰面打招呼,沖這情面,讓您死漂亮了?!碧统鍪謽?,指向牌樓,“顯手本事,能爬多高爬多高?!?/p>

西單牌樓,四柱三門,繪著彩畫。

父親跟弟弟用不成句的話,說了片刻,之后交代葉洪民:“教你的本事,朽在身上吧。改邪歸正,哪怕當街賣豆腐腦,爹也高興。帶著你弟弟,掉頭即跑,不要回頭?!?/p>

跑出五十米,葉洪民回頭,見父親攀上西單牌樓最高端,中槍跌下。弟弟沒回頭,街上跑沒了。

牌樓下,父親見葉洪民回來,喊:“你誰呀?不是我兒子?!逼逞劬?,哀一聲,咽了氣。

那時汽車罕有,運尸體用騾車,兩位身披麻布的警察趕來騾車,早備好候著的。披麻布,為免蹭上血。

父親尸體上了騾車,領隊警察遞給葉洪民一張報紙:“你爹一代豪杰,別讓人看他死相,笑話他?!?/p>

葉洪民蹲上騾車,給父親臉蓋了報紙。

警局寫了申請書,葉洪民被送入宣武門外下斜街的“香山少年感化院”。少年感化院是瑞典首創,歐洲各國效仿,關押少年犯,上八年制小學課程,施以基督教教化。香山感化院追求中華特色,改為佛教教化,語文課上講佛經。

心慈何勞持戒,行善即是坐禪;

前非可以痛改,淤泥能生紅蓮。

香山感化院校歌的第一段詞,讓葉洪民明白人生是塊淤泥。一身功夫,感化院圍墻困不住他,待了三天,出去了。原想自己露面,弟弟該來相會,但弟弟沒有。家被搬空,住上了新租戶。滿城尋弟弟不得,像城里沒了他。

感化院三天,每天有語文課。語文老師叫許家嫻,能同時對視上所有學生目光,一堂課四十分鐘,每個小孩都覺得她全神貫注地只看自己。

從小到大,沒這么被看過。走在西單牌樓下,葉洪民想起,父親看弟弟也這樣,沒這么看過他。

他回了感化院。隔十天,翻墻出去找次弟弟。后來,一個月出一趟,之后兩月出一趟,再之后,想起來才出一趟。弟弟一身本事,不擔心他活不下去,擔心他欺負別人……如此想著,葉洪民成了許家嫻眼里的好學生。

語文課,除了小學正式課本外,講佛教故事集《百喻經》和《壇經》?!秹洝芬话胍彩枪适?,講禪宗選第六代祖師,品學兼優的僧人沒得著,給了一個伙房幫廚。幫廚不識字,樣子丑兇,被罵成是野狼野豬一般的人。

感化院孩子認同六祖,每聽到他拿話刺人,令飽讀經書的高僧還不上嘴,孩子們便鼓掌歡呼。

葉洪民語文課上受寵,因為他識字多。前輩評書藝人多是文盲,評書內容是口口相傳,父親年齡的評書藝人,因報業繁榮,以識字為榮,講漢唐故事要帶上今日新聞。葉洪民五歲、弟弟三歲開始,整日被父親放在茶館,藝人教了識字。

許家嫻住在感化院外的胡同里,租的房,家具簡單,有一盞底座為紅色鋼琴造型的臺燈,看著就貴,小偷會偷的東西,是她的未婚夫所贈——少年犯里傳言,是位軍閥,驍勇善戰,打下一連串天怒人怨的戰爭。為給他贖罪,她來感化院工作,一旦結婚,將住進占地四畝的法國式別墅,享用一間墻上鑲金的念佛堂。

她家,去過。

體育課,此生第一次打籃球,葉洪民差點戳了同學眼。不是失手,是父親的訓練,飛賊逃脫追擊者的技巧??刂撇蛔?,有人搶球,他必戳眼。沒法打籃球,為下場,他裝暈倒地。

恰被穿行校園的她看到。

躺在瀝青的操場地面,聽體育老師說,這是血糖低的表現。她說她家有糖,拉他起身。校門到她家有四百米,她家里的糖,是咖啡館喝咖啡,暗帶回來的方糖,包在手帕里,只有兩塊。她相信,足以治好他一輩子的低血糖。

之后,他又開始夜里翻墻出去,不是找弟弟,是看她窗簾。她的窗簾,印著熱帶魚圖案,在晚九點規律地熄燈。窗簾上從未出現過別人,只有她合十念經的側影。

兩年后,少年犯們傳言,她的軍閥未婚夫攻下了南京。她辭職了,應她的要求,感化院未組織師生告別,說是免得孩子們傷心。

她突然沒了,憑父親的本領,葉洪民找到她,在北平前門火車站臺上。有四五個同行者,拎著箱子,她披俄羅斯紗巾,葉洪民徑直走去,有些臉紅。

在感化院兩年了,葉洪民十五歲,是收容少年犯的極限年齡,馬上要轉去成人監獄服刑一年。父親死罪,他作為從犯,判了三年。走近她,冰雪聰明的她帶他走開幾步:“私自離校,要記處分?!?/p>

想起《壇經》,葉洪民說:“老師,六祖說——前念著境即煩惱,后念離境即菩提。我沒懂?!?/p>

她向同行的幾人說,這是她班上最好的學生,代表全班來送行,解答:“眼前的一切,火車、眾人、你我,都是虛假泡影,當真了,便有煩惱。你的心,要離開你看見的?!?/p>

葉洪民:“您是假的么?”

她:“是?!?/p>

她走了。葉洪民在成人監獄服刑一年,出獄后回香山感化院求職,當了雜工。院長收下他,因許家嫻寫他的“教師總評”:“本性善良,熱愛學習,雖生于歹徒之家,卻沒不良習氣,淳淳無染,令人同情?!?/p>

他打掃樓道,修補體育課器具,后做了燒熱水的鍋爐工。感化院教學改革,順應全國武術熱潮,像普通小學一樣開設武術課,之前不設,是怕助長少年犯們打架。他向教務處申請當武術教師,表演了從墻上一個跟頭翻下,把公園里偷看來的八卦掌打得威風凜凜。

教務處解釋,武術教師由北平教育局認證,去報名考核,需拿出拜師習武的師承譜,和三位成名武術家的推薦信。賊人與武人,如井水與河水。作為飛賊的兒子,沒有拳師會收葉洪民為徒,他學不到武術。

休了此念。聘任的武術老師來了后,帶學生在籃球場打拳,也是八卦掌,他偶爾會走出鍋爐房看看。

二十四歲,他沒結婚,很少出校門。一日,鍋爐房來了位打開水的生面孔,新來的老師,一雙避不開的眼,像一個人。一直低頭的葉洪民,驚覺自己對視著她。

她教語文課,來自南京,叫李方,聽音易想成“芬芳”的“芳”,她會糾正:“方塊的方?!彼龓碓S家嫻的消息。九年前,許家嫻離開北平,去南京第二小學任教,全因那里薪水高。

九年后,許家嫻是名牌教師,她班上的小孩,奇跡般無一遺漏地熱愛學習,成績永遠高于他班。她不是加大作業量,研究解題秘訣,而是課余跟小孩們聊天。她的理論是,孩子覺得自己受重視,智商便開發了,智商高了,學習自然好。

她本不愿說,多位老師懇請下,公開了她的理論。老師們實踐,皆無效,覺得她藏有秘訣,對她更為敬畏。

李方十九歲,師范學校畢業,來南京二小實習,由許家嫻帶她。一見面,她喜歡上許家嫻的眼,一雙可看見所有人的眼,專注而美麗。

許家嫻發現李方在學自己的眼神,對她有了親近感。實習結束,憑著倆人處出的好感,李方追問許家嫻教學秘訣,許家嫻說了自己的理論,李方寒心,早聽過,聽說了它的無效。

許家嫻不誠,李方離了南京二小,沒再回去看過她。查到許家嫻曾在北平教少年犯,或許在罪惡的孩子身上,令她發現了什么?報紙上看到香山感化院招聘教師,李方來了北平城。

葉洪民對于李方,是意外之喜,竟還有許家嫻教過的人留在校中。葉洪民問:“許老師的丈夫是位軍閥?”

李方瞪大跟許家嫻一樣的眼。

葉洪民早知道,許老師未婚夫為軍閥的傳言,是少年犯們的集體臆想,只覺得她好,想出軍閥來配她。她的男人該有權有勢,保障她一生不受人欺。

還是問了。

李方說,許家嫻在北平獨身,在南京成了家,丈夫是美術編輯,報紙上畫插圖,心靈手巧。

葉洪民雙手合十,默念,真好。

他的樣子,令李方有一絲觸動。

之后,李方常約他喝茶,詢問許家嫻在感化院的日子,其實是想看他說話,一人感恩另一人的神情,令她觸動。觸動,是被嬰兒的手碰上的感覺。

問他久了,她悟出了許家嫻的秘密。其他老師跟孩子聊天,假裝平等,還是大人對小孩的居高臨下,孩子更緊張。對他們的失敗,同為教師,許家嫻不好意思說:“原因在你們。你們沒有愛?!?/p>

李方目的達到,該回南京,卻犯了懶。她懶洋洋待了一年,軍閥們打起了“中原大戰”,北平有兵災危險,她去了鍋爐房,問葉洪民:“我要離開北平,你走不走?”

收拾東西,跟她走了。

此生,許家嫻是關注他的第一個人,李方是第二個人。

何長發入住葉家,帶唱機、咖啡壺,搬進座四壁一門的廂床,如房里建了棟木屋,夜里可關門合鎖,供葉洪民妻子睡,表示不會冒犯她。

門外鄰居則議論,床都換了……

葉洪民妻子是李方,離開北平前,她聯系了鎮江國立小學就職。鎮江到南京一夜車程,她帶葉洪民看望許老師。

許老師沒認出他,不記得當年火車站有學生送行。

許老師家的周日,總有已畢業的小孩來,吃了午飯吃晚飯,天黑透才走。許老師課上的目光,他們畢業后再沒遇上過,久了不舒服。他們彼此聊天,并不要許老師陪,但要待夠時間。

眼掃過坐在四處的小孩,葉洪民說:“您能想起我,‘前念著境即煩惱,后念離境即菩提——這是火車站送別,我向您的提問?!?/p>

許老師:“我當年怎么答的?”

葉洪民:“你的心,要離開你看見的?!?/p>

許老師點頭,仍未想起他。

或許,看著這位向自己走來的十五歲男生紅著臉,她便刻意忘記了他——李方如此想。

回到鎮江,葉洪民未失魂落魄,李方病了一周。等她病好,葉洪民告辭。他偽造了一份北平教育局武術教師資格證書,要南下廣州。北平距廣州二千一百公里,廣州小學一百一十所。小學里教武術,十七歲覺得是最好的事……

以為緣分斷了,不料李方辭職,跟他走。

到廣州,葉洪民想起,這輩子還沒騙過人,久久不去應聘。李方說,教書一年多,才知自己煩小孩,教書違背她天性,不愿再當老師。迫于生計,他走出門。

只敢去招收貧困生的義務小學,那里急需師資,檢查不嚴。工資比預想的低,像許多底層婦女般,李方粘火柴盒補貼家用。全國火柴廠均不建手工車間、不雇手工工人,外派粘火柴盒的活兒,粘二百個一分錢。

不再談許老師,夫妻間得有話,李方要葉洪民講,葉洪民越說越會說,他本是在講評書的茶館里閑待著長大的孩子,聽熟了講父親的兩套全本、四十個小段。

李方愛聽。

面對入住家里的何長發,李方認為是她惹來的,人對什么感興趣,便會惹來什么。比武賭媳婦,是聽過的事,她縮在桌子后,粘她的火柴盒。

天還要許久才黑,何長發走來,似要幫手。門外響起喊話,高亮的女腔:“里面的人,出來!”

門外站了七八位女鏢師。廣州綁架案頻發,富人給妻女雇貼身保鏢,男子不便,催出了女人當鏢師。富人女眷的服飾普遍西化,女鏢師們隨著,短靴、夾克衫,一樣時髦。

丑事傳千里,比武輸老婆的事,激怒了同為女流的女鏢師。她們拎六點半棍,長二點八米。北方大桿子用白蠟木,南方武人厭惡其彈性,認為是廢材,影響勁力傳達。

六點半棍用熱帶氣候里幾百年長成的酸枝木,硬如生鐵,不需要手汗浸染,天然紅深近褐。鐘表上的六點半,時針、分針、秒針都垂著,起這名,是形容它沉重。

何長發出門,同在一城,都認識,女鏢師領頭叫火燒云。何長發:“您該待在小姐太太的香閣里,怎么上街了?”

火燒云:“斗棍賭媳婦,武行沒這規矩,你玷污了習武人聲譽,我跟你斗棍,輸了,你離開?!?/p>

何長發:“您說對了,武行沒這規矩,飛賊的規矩?!?/p>

暗示明確,這家男人不是武人是賊人,火燒云有了退意。此時李方踱出家門,沒事人的臉,學了七成的許家嫻的眼。

一秒對視,火燒云生出親近,口氣又硬:“不許欺負女人?!?/p>

何長發:“秋毫無犯?!?/p>

火燒云:“怎么保證?”眼向李方,“你跟我走?!?/p>

李方欠腰行禮:“您仗義,我不好走?!?/p>

火燒云怒喝:“不知好歹,走!”向李方邁步,要撞開何長發,去拉她?;馃菩夭?,白種女人般鼓漲,這便是習武的好處。何長發猶豫,該閃避還是該出手阻攔,碰身子,終不好……

六點半棍一沉,砍上何長發脛骨。偷襲成功,何長發倒地哀嚎,似腿已斷。

火燒云:“這是你給的保證?!泵檠劾罘?,帶隊走了。

夜半,李方仍在油燈下粘火柴盒,何長發被兩名黃帽傭人抬進門,自醫院回,腿上打了石膏。李方抬頭:“非得回來呀?”

何長發笑笑:“江湖事,是這么辦的。你男人要手腳麻利,我也就忍一夜?!?h3>四

名士不住洋樓,住中式建筑——西關大屋,廣州風格的四合院。葉洪民甩飛爪攀墻,以折疊鐵皮鋪上墻頂鐵絲網,一個翻身,吊在墻內。

畢竟是四合院,剎那潮了眼,想起北平城。

院內有巡夜鏢師,三人一組,三組循環。北平城,飛賊與鏢師共識,以武功為榮,用火器為恥,鏢師巡夜持紅纓槍、掛腰刀,手槍深埋衣襟,盡量不掏。

眼前的廣州鏢師端著捷克VZ-24短步槍——原是為戰亂頻發的南美洲設計生產,不料中國成了最大銷量國。

葉洪民返身,掛于墻外。

嘆氣,滑下。

此槍射程八百米,廢了飛賊技,在此射程下,沒有追與逃。

次日,葉洪民走正門,遞上拜帖,求見護院鏢頭鐵靠山,廣州三十年來出名劫匪呂百媚、周有禮、歐陽姑父、孫天、葛力、沈白臉皆壞于他手,打殘送官。

他六十三歲,即將退隱,受雇名士家是保鏢生涯最后一單,誓要平安,全一世之名。已向各路匪幫打過招呼,諸位要清醒,雇傭期兩年內,別來找麻煩。

北平城遞拜帖,要等主人送回帖,寫下約見日子,方能見面。葉洪民要走,被門房喝?。骸安坏然卦捬??”

不想當日能進門。

鐵靠山在后花園見他,中式八角亭,雕羅馬花紋。為談事,拜帖上寫了父親名號——北平葉七郎。

鐵靠山:“南北遙遠,也聽過你父親大名。上座?!?/p>

葉洪民坐于鐵靠山側面,二人平齊。鐵靠山雙眸閃亮,維持在五十出頭模樣,近了才感到他的衰老。衰老,是股味道。

葉洪民:“這家主人借了張古畫,賴著不還,我受雇于人,要取回來?!?/p>

鐵靠山:“借物不還,確實理虧?!?/p>

葉洪民:“請主持公道?!?/p>

鐵靠山:“下面的人沒法主持上面的公道。上面的事降到下面辦,下面就得付出翻倍代價。我也受雇于人,失畫,毀我名聲?!?/p>

葉洪民:“世上沒有公道了么?”

鐵靠山散了眼神:“有!你爹是北平葉七郎……晚上來,我們不開槍??茨惚臼??!?/p>

葉洪民行禮退下,得到了想要的。

入夜,葉洪民翻上墻頭,五重院落都亮著院燈,不見巡夜鏢師,二重院里支一面鏢旗——要飛賊現身談判的江湖暗號。

鐵靠山坐在鏢旗下,為表誠意,身邊不留鏢師,不備武器,兩名老傭人陪著。見葉洪民現身,他起身致歉。下午名士去了外地,古畫掛到名士女兒房里。飛賊規矩,不劫女眷、不進女人屋。

鐵靠山:“你做不了什么了?!币娙~洪民發愣,追問一句:“你爹在時,規矩給你講全了?”

葉洪民穿深灰色夜行服,蒙頭裹臉,忙點頭,表示知道。鐵靠山:“從大門出去吧,你這趟,算是朋友拜訪?!?/p>

老傭人備了青色大褂、意大利禮帽。

過一重院,老傭人喊聲“送客”,開一重門。鏢師守夜,不代勞傭人工作,還是傭人開門。

李方與何長發處了三夜,四日下午問:“我男人死了?”

何長發應答,畫在女人屋里,飛賊自尊,不進女人屋,進女人屋的是采花賊,你男人在滿城搜索,找采花賊幫忙。

李方:“這兒有采花賊么?”

何長發:“常有婦女失蹤,販賣到南洋?!?/p>

李方:“難為他了?!?/p>

沒了話,她粘火柴盒了,等半晌,聽她又言:“他父親是北平葉七郎,劫富濟貧,有俠名,瞧不起禍害婦女的采花賊。找采花賊幫忙,對他,是降身份的事?!?/p>

掃來一眼,眉秀瞳麗。

如吸涼氣。何長發連連稱是:“難為他了?!?/p>

“前念著境即煩惱,后念離境即菩提?!蹦畲搜?,葉洪民蹲在所宅院外。白日在墻上發現了采花賊標記——七齒梳子,梳子旁畫了大象、轎車,偽裝成小孩粉筆涂鴉。

暗號表明,今晚取墻里女人,江湖朋友請回避。南北遙遠,而賊人用同一套禮節、黑話、暗號,百年如此,方便本地賊人與過路賊人溝通,出了糾紛,退讓著解決?;旖?,不能做絕事。

采花賊不劫高官豪紳的女兒,高官豪紳必要贖回女兒,還人拿錢的過程中,難免軍隊警局介入,事情會鬧大,綁票是六十人以上的匪幫做的事。

廣州城外,有匪幫十七股,走私為日常,綁票為大事,人手一支射程三百五十米的德國毛瑟槍是基本配置,其中兩股匪幫買了英國造民用快艇。

采花賊是城里的賊,偷偷摸摸,以不開槍、不驚街面為底線,不要贖金,販賣人口盈利。采花對象是拿不出高價贖金、無報復能力的中下階層。

其中,開雜貨鋪的和教書人家是首選。開雜貨鋪的小富,企盼女兒嫁入更高階層,嬌生慣養,皮肉漂亮。教師家女兒都讀書,聰明文雅。二者可賣高價。

白日打聽了,墻里人家是中學校長。半夜來了輛運客的腳踏三輪車,廣州與北平上海一般,街面上多是人跑著拉的人力車,腳踏的稀罕。

葉洪民判斷,到了采花賊。

三輪車行駛穩,車廂大,女子掙扎,好控制。車靠在墻邊,乘客掀簾出來,已換上夜行衣,和車夫搭手,車底掏出折疊梯,拼高了,爬上墻頭,把梯子均到墻里,背女人出來時登踏。

見同伙進去,車夫推開車。葉洪民遛上,一棍砸在他后頸,嘆聲:“朋友,幫個忙?!?/p>

車夫身上藏日本短刀,刀面光澤,觀之心喜。廣州是國外武器走私的集轉地,德國槍支、日本刀劍價廉而普遍。

仰望墻頭,此生沒打過架。采花賊兩人,不敢一塊截在墻外。車夫是盯梢的,沒本事,入名士家行竊,進墻的那位有用。

將車夫堵嘴捆綁,藏在暗處。換上車夫衣服,葉洪民墻下悠圈,練了練車。香山感化院里當雜工,會騎運東西的平板三輪車。

校長女兒的床,四壁一門,木屋般的廂床,如同長發搬給李方的那張。賊人開廂床,校長女兒面朝里臥著,廣州炎熱,腿伸在被子外。

是個好貨色。

采花步驟——滲濕迷藥的手帕捂暈女子后,彎折身體,綁扎裝袋。袋子的背帶層層疊疊,分解重量,一個人可背走,跑步、登梯不成問題。

校長女兒肩胛骨形狀明顯,貝殼般好看。賊人舉上手帕,湊近后警醒,廣州女子流行打羽毛球,白人女子般肩膀寬,得廣州男子推崇,但此女肩頭方正,打羽毛球打不出來,只有持重器械習武方會有。

收了手帕,賊人伏身下臂,行清朝請安之禮:“敢問姑娘,何方神圣?”

女子展被子遮腿,翻過臉,是城里女保鏢首領火燒云。賊人:“不知您受雇這家,冒犯啦。請給條活路?!?/p>

火燒云:“死路一條。押你見官?!?/p>

賊人陪笑:“大戶人家才請得起您,怎么接上了小戶人家的單?”

火燒云:“習武人拿武藝掙錢,還要為百姓除害,光知道掙錢,祖師爺會壞我命運——無兒無女,老無所依。你盼我倒霉?”

賊人:“不敢。只求活命?!?/p>

火燒云戾了眼:“你們禍害的女子多,天地不容。廢一手一腳,我放你?!辟\人再次請安:“姑娘大恩,這輩子當賊,早知要遭報應?!?/p>

掏出勾刀,挑了左手左腳的筋。

墻外等賊的葉洪民,被六名女保鏢用四桿六點半棍、兩支德國毛瑟步槍堵住,押到宅院后門?;馃票迟\人出來,放入三輪車,其手腳已止血包扎,囑咐葉洪民:“傳句話,禍害女人,是此下場?!?/p>

為避免后患,讓他摘去車夫帽,記下他臉,再放行。

葉洪民摘下帽子,對視上她。武人眼觀六路,要看透面前所有人,火燒云雙眼——如課堂上的許家嫻。

火燒云戾了眼。江湖人對視,定尊卑,先閃開眼為臣服。面前男子,眼中無挑釁,溫和有情,看得人舒服,想看下去。

她閃開眼:“你爹媽把你生得好,何苦做賊?”揮手放行。

駛過三條街,賊人喊:“朋友,饒了我吧!”早看出葉洪民是假冒。葉洪民停車:“采花賊被誰打服了,便認誰當主子,是這規矩吧?”

賊人:“我手腳廢了,打服我,也給您辦不了事呀?!?/p>

葉洪民:“找出個同伙給我打?!?/p>

賊人:“打了也不會給您辦事,我們有主子啦。兩年前,北方下來個人,打服了我們所有人。賣女人的錢,要孝敬他。要打,您打他!”

放賊人走了,他說他會回家鄉,余生里吃齋念佛,攢得功德,下輩子投生,五官都在,手足齊全。

城中采花賊共五股,一股二三人,各有作案區域,做成案子,給主子交錢,是去一家“女子美發館”,那是男人不能進的地方,得找女性代勞進去。澡堂般,男女理發要分開,女理發師接男客,男理發師接女客,亦是傷風敗俗。

館內三位女理發師,說上海話,上海時尚高于廣州,上海來人好做生意。美發館用來收錢,露了相,按江湖邏輯,主子不會住那兒。采花賊如隱瞞錢數,三樁案交兩樁錢,他會鬼影般冒出,一頓暴打。

難道每次作案,身后都有他?

不知他住哪兒,沒法偷襲暗殺,采花賊們不敢造反,亦不敢從三位女理發師下手找消息,感到隨處都有他的眼。

行蹤不定,是操控權術。

葉洪民走入,被呵斥:“這里不接男顧客?!彼W到空位坐下,右手捏劍訣,左手搭右腕,亮在鏡子里——“江湖求見”的暗號。

呵斥他的女理發師去了急臉,鏡中點頭,轉去內室。理發廳共三個理發椅,現有一位燙頭的女客。夏日炎熱,屋頂垂著扇風的厚布,一位四十歲婦女均勻拉著。

一小時內,走了女客,扇風婦女亦下班,門口掛上“停止營業”的告示牌。一位女理發師去拉風扇,另一位掏手槍,鏡中晃下,垂在腿側。

內室走出位男人,持把梳子,坐入葉洪民旁邊理發椅:“北方來的?”此人有技壓群雄的氣場,該是主子,怎么會在店里?

葉洪民壓住興奮,學父親神色,老腔老調地說:“北方來的。向你借個人,取女人屋里東西?!?/p>

“四十塊大洋?!?/p>

大洋值錢,四百塊可買棟三層小洋樓。

“夠把您這店盤下來啦,減點價?”

“行!我北方來的,你北方來的,報個熟人名號,讓我服氣,給你減?!?/p>

“我爹是北平葉七郎?!?/p>

“爹的名號只值四十塊么?我的哥哥?!?/p>

指彈梳齒,豎琴般好聽。

竟是弟弟葉洪王:“你認不出我,我能認出你,是我隔幾年,會去看你一眼。你荒廢了爹的手藝,察覺不到我?!?/p>

看向鏡中的自己。十一年過去,兄弟倆不像。原本是他像父親,自己像沒留下照片的媽。

葉洪王讓二位理發師回內室,歪過頭:“長兄為父,稟告個事。父親的仇,我報了。西單牌樓下開槍的警員,一個不剩?!?/p>

葉洪民站起:“你犯了命案?”

葉洪王:“我南下躲通緝,你為什么來?”

葉洪民:“改邪歸正——爹的遺言。全國小學開武術課,招聘拳師,廣州離得遠,好冒充?!?/p>

葉洪王:“不錯。遵從父命,你是孝子?!?/p>

美發廳內室,是候班換衣的地方,擺著藤椅茶桌。墻角立的大衣柜,內有暗道通向屋外,窄得需側身,是左右房中間的隔斷,本不是人走的道。

左右房,一側是三位女理發師宿舍,一側是廚房餐室,隔斷里行走響動,傳不給外人。隔斷二十米,盡頭是間大屋,擺著飛賊練功的器械,葉洪王睡這里。

反了江湖常識,接頭地即是藏身地。兵法之道,實者虛之,虛者實之,弟弟狡詐,耍了采花賊……

不知為何,竟然激動,葉洪民道:“你對得起爹,成了厲害角色?!比~洪王眼濕,急轉幾下眼,轉去了淚:“哥。咱家有錢了?!?/p>

墻邊立著一挺馬克沁重機關槍。一分鐘可射六百發子彈,精準射程一千米,據說以四十度角仰射,子彈拋落的殺傷范圍達三千米。

是德國原版,國內仿品尚要二千六百大洋。其時,福特轎車在美國值一千大洋,運到中國賣二千七百大洋,富豪階層方買得起。

葉洪王:“買了,不為搶劫,為錢能保值?!?/p>

想起賣到南洋的女子,葉洪民:“賣女人的錢?咱家不是干這個的!”憤然離去。此生沒發過這么大的火,第一次感覺像個哥哥。

弟弟沒攔著,葉洪民側了身,人已在隔斷里?;亓死戆l廳,見門口旁,客人等候坐的長條凳上,落了張報紙,反著陽光,似張白紙。

葉洪王在擦機關槍,聽葉洪民回來,未停手:“從小,我沒服過你。你能不能做件讓我服的事?”

葉洪民耳根紅漲,遞上報紙。

葉洪王接過,搜眼新聞:“看什么?”

葉洪民:“很多事?!?/p>

葉洪王:“報紙么,當然有很多事?!?/p>

想著許家嫻的眼,葉洪民說:“你我幾十年經歷,和一張三十分鐘看完的報紙,沒有區別?!?/p>

葉洪王:“怎么會?”

葉洪民:“會?!?/p>

十一年前,西單牌樓下躺著父親葉七郎,身中四槍。遵從父命,十一歲的葉洪王不回頭跑了,十三歲的葉洪民回了頭??此軄?,父親呵斥:“你誰呀?不是我兒子?!逼逞劬?,斜臉死去……

葉洪民:“父親臨死,問我是誰。問懵了我,一想多年,答不上來。我的名字、經過的事、待過的地方,說明不了我是誰,人名、地點、事件——報紙上登的也是這些。弟弟,你是誰?”

“葉洪王!”

“不。每天都有新報紙,你也可以是另一個人?!?/p>

葉洪王垂頭,似被說服:“香山感化院里講佛經,這些是你學的?”葉洪民溫和點頭:“父親遺命——改邪歸正。報紙看完了可扔掉,改正不難?!钡诙斡辛水敻绺绲母杏X。

葉洪王抬臉:“你是要點化我么?你該照顧我!你在感化院好吃好喝,不想我在外面怎么過活?那年我十一歲?!?/p>

半晌,葉洪民回答:“想過。我們不是一般孩子,我們是賊人,爹在我們身上種了本事,不怕你吃不上飯,怕你禍害別人……我找過你,你不現身,我只好這么想?!?/p>

等著挨罵。

葉洪王笑了,小時候純真的臉:“近來一個人待著,莫名其妙會流淚,常想起小時候的事,想的和小時候不一樣。你的話,我剛好聽懂。多謝大哥點化?!?/p>

第三次有了當哥哥的感覺。葉洪民拍上葉洪王肩膀,見他接受,又多拍了一下:“多愁善感,不吉利。查查手下人,別出賣你?!?/p>

葉洪王:“預感不好,我怕是命不長了?!?/p>

葉洪民湊近:“北平下來人查案啦?”

葉洪王詭詐一笑,變了個人。葉洪民退一步,小時候,弟弟和父親都是讓他害怕的人,搞不清他們哪句話真哪句話假。

葉洪王斂去笑容:“父親早說過,你生錯了人家,不是干飛賊的料,叫我照顧你!我發過誓,一定照顧你?!?/p>

葉洪民高了嗓子:“父親遺言,叫我們改邪歸正……”

葉洪王:“那是單對你說的,邪道不好走,你以為你走得了?你落在感化院里,符合父親心意。你找我,我不現身,因為我那時候小,你會拖累我?!?/p>

葉洪民退開。

葉洪王:“不是要借人么?借給你?!?/p>

葉洪民:“不了……正道上,該有辦法?!?/p>

不知怎么出來的,側了身,又在兩房隔斷里。

自小不開朗,忍著的天性,不知要忍什么、要忍多久。父親死時,葉洪民哭不出,似有微弱的慶幸感——或許母親遺傳,懷孕時的心情種給了他,她該多么不喜歡父親,多么不愿意生下他。

十三歲落在感化院,他的心,熊一樣冬眠。遲鈍了,才能把一切忍下來。許家嫻老師是一個夢,李方是第二個夢,能讓他好受,不能讓他醒來。

走出美發廳,二百步后,感覺街面清潔,腦子前所未有地好使,似大夢初醒。

去找鐵靠山。父親教導,走江湖,問友不如問敵。朋友出主意,可能惹禍,問清敵人意圖,能保住命。

見面,陳述自己找不來采花賊代勞,請教還有何江湖規矩,可進小姐房。鐵靠山笑了:“請來采花賊,也沒用。他是能進小姐房,但他進院子,我們就開槍?!?/p>

不開槍的約定,僅限于葉洪民。

找采花賊,是葉洪民自己琢磨的。江湖上行事,步步要得到對手認可,一方錯用了約定,一方便可毀約。毀約后,變成不擇手段,一方喪命,方能終局。

君子之爭,最為安全。

葉洪民致歉:“我想當然了?!辫F靠山:“是,你該問我?!?/p>

主人半月后即回來,畫自然挪回書房,鐵靠山要葉洪民半月后再來。老年人慈祥地笑:“你爹絕技,我還想看?!?/p>

葉洪民說他不會再翻墻,爹的遺命是要他改邪歸正,原想破例做一件,換筆現實利益,現在不敢了,行禮:“請賜教,走正道,能否取到畫?”

泯去慈祥,鐵靠山回答,當然有辦法,只要比武贏了他,他親手從小姐屋取畫。習武人最重武功,輸了,付什么代價都可以。

心知,是句廢話,飛賊練的是攀爬,武人練的是發力,飛賊不可能打過武人。葉洪民告辭,鐵靠山喊上位仆人,由其領出門。

行至大門口,鐵靠山追來,叫仆人退下,低語:“廣州女保鏢,憑一手快刀,立威武行。女人跟男人爭,要取巧。飛賊技也是取巧,配上快刀,巧上加巧?;蛟S能跟我有一爭?!?/p>

葉洪民詫異:“為何助我?”

鐵靠山:“之前沖你爹名聲,這回沖你?!?/p>

廣州男女,不可一起理發,可以一起游泳。某酒店建了室內游泳池,白人男女居多,華人男女量少,持酒店內部登記證,方可進入。

火燒云身包毛巾,坐在池邊躺椅上,她的服務人在池中,是位十七歲富豪千金,三位女保鏢下水護著,防白人男子靠近。

鐵靠山囑咐,鏢局之間搶生意,彼此不和睦,見了火燒云,千萬別提他。葉洪民混進泳場,穿連體男士泳衣,在火燒云身旁躺椅坐下,招來她一瞥,一瞥即認出。冒充采花賊車夫的一夜,被她喝令摘帽子,亮了臉。

火燒云:“大膽?!?/p>

假借整理披身毛巾,葉洪民行清朝請安之禮,說那晚車夫是假冒,為辦件江湖事,自己是比棍輸了老婆的人,感謝她仗義出手,教訓了占他家的人。

火燒云:“江湖事,我不問。女人不該受欺負,為你能早回家,你說什么,我幫什么?!?/p>

葉洪民再行請安之禮:“學您的快刀?!?/p>

火燒云戾了眼:“真敢開牙。那是我保命的東西?!?/p>

女保鏢接單后住雇主家,沒活兒回鏢局。女人快刀,是雙短刀,名八斬刀。八字是古語“斷開”之意,斷指斬喉的刀法。第一下斷敵手,第二下斬敵喉,任敵持多長兵器,皆擋不住。

鏢局里有火燒云獨立的練功房,練拳要沙袋,練刀要活動木樁。面對一橫一豎兩個刀樁,葉洪民行請安禮。

火燒云:“發個誓,此生只用一次八斬刀,事情了結,不許再用?!比~洪民跪下雙膝,右手指天左手指地:“如若再用,絕我后代?!?/p>

葉洪民要向火燒云磕頭,行拜師禮?;馃铺_頂住他肩,不讓磕下:“你我不是師徒,闖了禍,別提我名字?!背啡ツ_,“知難行易,此刀利用人心理盲點和錯誤反應,一經說破,練成不難?!?/p>

上午九點開始,練到晚六點?;馃迫ス椭骷抑狄拱?,葉洪民問明日他幾點來?;馃普f明日不必來,一日已教完,自己練去吧。

葉洪民:“練多久?”

火燒云:“看你急不急,急用練三日,不急一輩子。八斬刀是女人拚命的東西,不靈不行?!?/p>

葉洪民:“姑娘大恩,日后報答?!?/p>

火燒云:“別提這話。要輪到你幫忙,我該落魄到什么地步?呸呸呸?!?h3>七

華人富豪打高爾夫球,男性未敢越規矩,服裝遵循西洋,增中華特色的事由女性承擔,穿旗袍打高爾夫球,成為時尚。

銀行安全顧問邦尼何一身旗袍,陪行長打球,轉身見拎桿袋的球童右手捏劍訣、左手搭左腕,做出“江湖求見”的手勢。

球場下的林邊茶座,坐著葉洪王。在他身邊坐下,聽他說:“《千巖萬壑》圖,六天取不來,想不想換個人?”

邦妮何:“要什么回報?”

葉洪王:“兌現對前一個人的許諾,讓他進大學教體育?!?/p>

遞上拜帖,葉洪王從名士家正門進去,鐵靠山等在后花園八角亭。兩位傭人幫他抬進只木箱,系抬杠,近三十公斤,院內路長,換了兩次肩。傭人退下后,葉洪王撬開木箱,德國原版馬科沁重機關槍。

葉洪王:“送您的見面禮。今兒晚上,我來取畫。你我雙方不開槍,都用祖師爺傳的真本事,來一場飛賊對保鏢?”

鐵靠山端詳拜帖:“北平葉七郎幾個兒子?之前來過一個,跟你比,像是假的?!?/p>

葉洪王:“真的。他給爹丟臉了。晚上,您看我的?!?/p>

鐵靠山顯出神采:“我不在小姐樓下設人,你能到樓下,畫我給你取出來?!?/p>

葉洪王走后,鐵靠山去見夫人,稟告夜里會有響動,天亮就好。夫人:“來賊啦?”又問老爺要在家,怎么處理。

鐵靠山:“事發不介入,事后不詢問?!?/p>

夫人保證女眷們夜里閉門閉窗,讓他全權處理。出了夫人房,鐵靠山想念起年輕時用過的三尖兩刃刀、狼筅、鏜耙。

三尖兩刃刀,長柄兵器,刀尖分叉,掛上敵人衣服后攪動,可將敵拉倒;狼筅是大片竹枝,頂端削尖,如帶刺的盾牌;鏜耙,長柄兵器,頂端是牛角型彎鐵,裝八根刺,敵人兵器打上便會被別住。

狼筅圍堵,鏜耙卸兵器,三尖兩刃刀拉衣拽倒……很久不用了,手頭的三件是當紀念品存的。報葉七郎名號的兩人,前一個,日常練功用的劍棍刀槍便可應付,后一個,是對手……

鐵靠山摘下腰間兩個信物牌,吩咐候在走廊里的兩位鏢師,向荔灣區何鏢頭、天河區胡鏢頭借兵器。

殺人容易,捕人難。院子太大,二十人堵不住。此人是葉七郎兒子,五十人怕不夠……鐵靠山喊住兩鏢師,吩咐兵器之外,還要借人。

“借多少?”

又不讓他倆借了。

接這單,講好帶手下二十六人,白日八人、夜里十八人兩班倒,年輕的時候,再大的院子,幫手不過二十人。

二十六人,已很多了。

鐵靠山瞄向太陽,讓光刺了刺眼。

習練八斬刀,便會想起她。揣摩出刀角度,要分析她送出腰的動態。整日要想……

從沒這么想過女人。和李方的第一晚,似弄丟了自己。合在她身上,周圍起了霧,視覺、聽覺構成的世界,退潮般瓦解。那個飛賊兒子、感化院優秀生、鍋爐工的葉洪民顯得虛假,如太陽曬干的一滴水,徹底消失。

“后念離境即菩提”,她讓他離開了。

“前念著境即煩惱”,火燒云讓他回來。想她的身體,想起自己也強壯。強壯的男女該有個后代,甚至能想出那孩子的臉,不管是男孩女孩,都有一雙我的眼……

葉洪民奔去游泳場。

沒有火燒云,富家小姐不會每日游泳,是看她待過的躺椅。這條椅上,她的身體映現,真人一樣橫在眼前。

她的肌肉線條,藏著習武的秘密,是他十七歲想了解的事,不是遠觀可以獲得。十七歲躲在公園樹叢,偷看三十米外的練武者,湊齊一套八卦掌。知道自己練不對,支使哪塊肌肉均不知。

她的身體含著他不知的另一個世界,未見過的山河大地。

盡情想她。

她沒了。

躺椅上呈現出李方。

對男子而言,世上僅一個女子,不同女人皆是她的映現?;馃埔l他生育的欲望,這是很久前他對李方的,被深深掩埋。猝不及防地來了,成為一個丈夫,只覺得自己低微,負擔不起一個孩子……

沒見過面的母親、忘了自己的許老師,也是李方。她倆是綿長線索,引來了她。

李方,并不有別于我,她是我想來的,此生最好的想像。

葉洪民回去練刀了。這場江湖事,本是內心招來的。低微之我,渴望讓自己的女人看到自己重要。銀行行長、著名鏢頭,是找來演戲給她看的。

鐵靠山既是我想出來的,那就想成打敗他吧。

之后,生個孩子。

每日晚飯,為補充營養,都吃廣州“一品煲”——街邊大排檔淘來高級酒樓的各種剩菜,混在一起熱。只有窮苦人吃這個,窮苦人怕沒氣力,不怕不衛生。

聽排檔里聊天,昨夜廣州第一鏢頭鐵靠山又出大彩,今日多家報紙登載,轟動全城。新捉的匪人不是凡品,是北方大飛賊葉七郎的兒子。

此子厲害,超過乃父,能上房抓貓,飛刀落鳥。擅使一對英國造藍鋼手槍,不需瞄準,隨手可射二百米外的蘋果。左右手開槍,蘋果上只一個槍眼,后一顆子彈能追上前一顆子彈,不差分毫。

此人狂傲,放棄手槍專長,要跟鐵靠山比老手藝,按百年前的玩法,來一場飛賊對保鏢??上ё圆涣苛?,終還是折在了鐵靠山手里……

葉洪王關在監獄,定為死刑犯,親屬不能探視,槍決時,刑場上遠距離看一眼。鐵靠山致歉:“誰想他在北方有命案,要就地正法。我不想這樣?!?/p>

葉洪民:“您沒讓他被當場擊斃,讓我們兄弟還能見上一面,已很感謝?!?/p>

那晚情景,鐵靠山交代,葉洪王入了院子,即被發現,但他不撤走,時而上房時而落地,與鏢師們周旋。鏢師捉不住他,他也近不了小姐樓。院子里鬧開了花,女眷們紛紛開窗看。

熱鬧久了,夫人給警局打了電話。警察是帶槍來的,葉洪王沒逃路,揮刀不就范。為免警察開槍,鐵靠山親自上陣,用六點半棍敲裂葉洪王一腳足弓,讓警察捉了他。

葉洪王在北平殺了四位警員,另外兩位已升任警局分局局長。警匪默契,追捕沖突,難免傷亡,但在平日生活,匪不能暗殺警員,那樣會引起百姓恐慌,將警方逼到絕境,不報復,社會秩序被顛覆,必調動全部警力追捕,不死不休。

犯了江湖大忌,葉洪王在法院收監所扣一日,法庭次日即判刑,挪去監獄扣一日,次日便槍決。

葉洪民拿出香山感化院的畢業證,表明兄弟關系,得以入刑場觀望。鐵靠山也來了,是陪小姐。作為涉案人士,亦得到允許。

賊不說贓,鏢不說賊——錄口供時,鐵靠山和葉洪王默契,都不提古畫事。葉洪王說是看上了小姐,漂亮得他寢食難安,死也要得手。

名士一家在上海住過六年,小姐在白俄移民區買過個軍用望遠鏡,那晚女眷們開窗看熱鬧,找了出來,看他已夠仔細。聽說為自己不惜死,非要再看看。

刑場,高墻圍著,是片沙地。觀望的人被三米高鐵欄桿隔開,葉洪王被押出,坐輪椅,上臂封在精神病人的約束衣里,頸后插一尺三寸高的令牌。

令牌,遵天命、遵王命、遵軍令。有心理作用,死刑犯被插上令牌,會感自卑,老實了。確實有效,從清朝延到民國。

葉洪民順欄桿追看。小姐亦追看,急得如弟媳般。鐵靠山未動,原地嘆了口氣。

葉洪王被推遠,轉成背影,戴上眼罩口罩??谡纸^叫喊,眼罩絕眼神,以免行刑槍手有心理負擔。

小姐緊挨葉洪民,脖頸兒漸紅,驟然失控,“啊”地叫出一聲。如受小學體育課上的短跑指令,葉洪民躥出……踏上刑場沙地,驚了心,回望欄桿,鐵條間距不足一掌,過不了人頭。

刑警十余人撲來。葉洪民起伏閃晃,假動作引誘刑警互撞跌倒,露出通向弟弟的道。名士家里,在鏢師圍堵中穿梭,即是這樣吧?弟弟做的,他一樣做到……

葉洪民停步,向刑警們作揖:“諸位差官,無意冒犯,只想聽我兄弟最后對我說句話?!?/p>

刑警們沒再圍上來,領頭警官喊話:“十幾人攔不住,敬你是個有本事的人,但開了方便,得對得起我們,別耍詐!”

摘掉口罩眼罩,葉洪王是笑臉,道:“勞諸位退半圈,我交代家事?!鳖I頭警官:“看過報紙,你爹一代人杰,別自損家名,辜負他人好心?!?/p>

葉洪王褪去笑,作狠點了下頭。

刑警們退三步,葉洪民近前。葉洪王:“像小時候,來!抱我一下,我的哥哥?!北?,為附耳說話。

抱上,葉洪民落淚。

聽他說:“這些人困不住我,你聽到槍聲一響,就往外跑,到墻底下接著我,我腳傷了,你可得把我接住了?!?/p>

葉洪民退出臉:“真的?”

葉洪王:“別說了,你藏不住事,讓人看出來?!?/p>

葉洪王被戴上口罩眼罩,葉洪民被押回欄桿處。鉆過的欄桿,鉆不回去,葉洪民陪笑,表白沒耍詐,剛才不知怎么過來的。

押他的刑警說:“知道您心里難過,在這待著吧。對不住?!蹦贸鍪咒D,一頭拷葉洪民右手,另一頭拷在欄桿上。

葉洪王從輪椅挪到板凳上,兩個披麻布罩的刑警彎腰執刑,一人扶他后背,一人持手槍抵上他后腦。

槍口離開,后移幾寸。開火需要距離。

槍響時,葉洪民躥起,翻過欄桿,奔向大門。手銬自欄桿頂滑落,拷葉洪民手的一頭已打開。獲了押他的刑警一聲贊。

刑場高墻外,跑著葉洪民。墻頭陽光璀璨,不見葉洪王落下。

入夜,葉洪民還在墻外,不再走動,遙對墻頭,雙手合十。感恩弟弟好心,騙了他。

人活一世,唯我獨尊,他人為假象,看見的都是想看見的,遇到的都是想遇到的。想做件大事,把弟弟想死了……

弟弟名字是娘起的,母親留下的唯一念想。懷弟弟時她生病,聽說持誦地藏菩薩名號可保胎,北平人加上個“王”字,念“地藏王菩薩”,一日萬遍。葉洪王的“王”字,是地藏菩薩。

墻頭空曠,弟弟是菩薩顯現……

來了火燒云,問:“您干嗎呢?官差說了,你弟弟尸身,今天不領,明天可得領了呀?!彼T輛自行車,是要帶走他。

上車,臉近著她,想說話:“明天怎么辦?我見不了我兄弟尸身,不見,能當他逃了,還活在世上?!?/p>

火燒云:“明天,我去領。先跟我吃飯去?!?/p>

葉洪民“嗯”一聲,似是哭腔?;馃疲骸扒f別,我容不得男人掉淚?!比~洪民又“嗯”一聲,硬了口氣。

騎了會兒車,葉洪民的手摸上她腰,火燒云忍了。

葉洪民:“我爹講過,鏢師行當里有句話——養賊造大。把小賊養成大賊,再擒拿,是鏢師成名之法。鐵靠山捉過六七位悍匪大盜,要個個都有真本事,那他太費勁了?!?/p>

火燒云未應話,摸上腰的手摸走了腰間手槍。葉洪民:“他原本想養大的賊是我吧?”

火燒云:“嗯,你爹名聲大。你弟弟冒出來,是鏢行祖師爺賞飯,意外大禮?!?/p>

葉洪民:“我不成器,所以要教我八斬刀?鐵靠山是你什么人?”

火燒云停車:“一伙人?!?/p>

干鏢師的,彼此不和,是演給匪幫看的,所有鏢師皆暗中聯盟。

葉洪民:“我弟弟闖宅,叫警察的電話,不是名士夫人打的,是你們打的?”

火燒云:“何必問?”

葉洪民下車,遞還手槍:“我都練刀了,還能比武么?”

火燒云:“飛賊技是練什么成什么,練攀墻能攀墻,練爬繩能爬繩。武術是練什么不成什么,真動手,腦子就不夠用了,各種反應不過來。三日練成,是騙你的,鐵鏢頭沒有風險?!?/p>

葉洪民:“懂了?!?/p>

徑自前行。

火燒云蹬車追上:“你兄弟一條命,全了鐵鏢頭一世之名,大伙滿意,給你個回報——《千巖萬壑圖》我們已找高手偽造,真品送回銀行,贗品留給名士。你可以回家了?!?/p>

錘子敲碎石膏,何長發好人般站起,驚了李方:“腿好了?”

何長發:“一直是好的,沒斷過,故意上石膏,為同居一室,讓您心安。我該離開了?!?/p>

門外停了轎車,引來看熱鬧的鄰居,李方微感失落。相處七日,他幫手,糊了六筐火柴盒。察覺她神情,何長發停在門前:“離了你男人,跟我吧?”

李方搖頭,泛起笑容。職業使然,小學老師看調皮學生的神情。

何長發道聲“慚愧”,抬袖遮臉,京劇戲子般出門。

邦尼何守信,安排葉洪民進省立廣東文理學院,當了體育教師。上班一月后,邦尼何找來。何長發不辭而別,去了香港,留下封信,推薦葉洪民替代他,做銀行的安全顧問。

邦尼何:“以后就是咱倆搭檔了?!?/p>

就職,與行長見一面,要葉洪民攜夫人來。行長像蘇聯人,長時間握手不放,稱贊葉洪民:“入型入格?!鞭D向李方作揖,“弟妹,受委屈啦。后面全是好日子?!?/p>

李方欠身還禮,兩名秘書推開門,引進名士。行長大驚,忙迎上。名士:“《千巖萬壑圖》在我家弄丟了,你報個數,多少我都賠?!?/p>

鏢師們找的偽造師傅,沒奢望手藝瞞過名士的眼,留贗品,是讓其認啞巴虧。

名士卻說丟了,不知其用心,行長敷衍:“您別介意。剛查明是假畫,不值錢!正在追究抵押的人?!?/p>

名士:“那我放心了,聽說貴行新收了草書《古詩四帖》,請一觀?!?/p>

《古詩四帖》從庫房取出,展在架子上,五色紙冊頁,傳說是一千二百年前唐朝草圣張旭所書。行長陪笑:“請人鑒定過,紙張墨色都不對,也是假的?!?/p>

名士:“您輕率了,真的假的,容我帶回家細看?!?/p>

行長:“裝上!”

眼瞟葉洪民,事將重演。

葉洪民回眼色,暗示行長寬心,由他取回。

眼前一切,是文理學院的操場上一個月里盼來的,讓事情重演,為弟弟討回公道。這次會不同,不會武功,亦沒關系。想,就能辦成。

人間,一切公平,人人自作自受,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惡念善念皆得滿足。所遇之人,是心造作,變出一個個人來,以看清心底每一角落。

無一人不是我,我之外無一人。

河北十一选五分析软件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今天一 新疆时时彩今日开奖号码 拼多多日赚300元灰色项目 天津十一选五开售时间 武磊加盟西甲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广西快3技巧 三多棋牌游戏? 辽宁快乐12预测专家 中文在线股票行情查